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七五四章 喜迎婚事(二更)

  张云燕想起儿时的一件事情,无声地笑了笑,有意问道:“哥哥,小时候,你看到我头上戴了两朵粉红色的花儿,便说了一句话。你还记得吗,说的是什么话呀?”她想以此来引到要说的话题上,也好把婚姻大事再明确一下。

  林佳祥应道:“小时候的说过的话多了,怎能记得。我说什么啦?”

  “哼,那么重要的话都不记得了,你……你是故意不说。快说,妹妹很想再听一听。”

  “嘿嘿,瞧把妹妹急的,那么重要的话语怎能忘记呢。我是说,要和妹妹一辈子都不分开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,我问你,怎样才能一辈子都不分开呀?”

  “是呀,妹妹这一问,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怎样才能一辈子都不分开呢?这真是个问题,你说怎样才能不分开呀?”

  张云燕气得哼了一声:“我问你呢,快说,咱们怎样才能一辈子都在一起呀?”

  林佳祥无声地笑了:“好,好,哥哥就告诉你吧,现在咱俩就在一起呢,谁也不能分开。”

  “说得好听,等到哥哥娶亲的那一天,不就……不就和妹妹分开了嘛。”张云燕尽管知道哥哥不会抛弃自己,说出这样的话语,心里也有些难受。

  林佳祥又笑了:“嘿嘿,哥哥娶亲的那一天,也会和你在一起的,因为你要和我一起步入洞房。”

  张云燕听了此话,娇容妩媚笑开了花,心里比蜜还甜。她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语,吃了一颗定心丸,十分欣慰。

  林佳祥叹了口气:“妹妹,哥哥知道你想说什么,爹娘给咱俩定下来的事情怎能忘记呢。我要和妹妹成亲,不会娶别人的,把心放在肚子里吧,不要再胡乱想了。”

  “妹妹知道,也没有胡思乱想。”云燕心甜如蜜,舒了一口气。她顺势说道,“大哥,妹妹一辈子都不离开你。”

  “好妹妹,大哥也一辈子不离开你。”

  “大哥,这件事你想……想什么时候办呀?”

  “我……还没有想好,以后再说吧。”

  张云燕甜蜜的心又有点儿凉了,看来婚事不知道要拖什么时候了。她没有办法左右此事,只能等待。

  “你们干什么呢,这么长时间还不睡觉?”说话声突然响起来,原来是林佳云。

  佳祥和云燕吓了一跳,急忙分开。

  张云燕满脸羞臊,娇容涨红,心跳不已,还好,有漆黑的夜色遮掩,谁都看不见。她说道:“你快去睡吧,我们还有事呢。”

  “你们嘀嘀咕咕没完没了,什么事情要商量这么久呀?我也听听,给你们出出主意。”

  云燕红着脸说:“我们小声商量,是怕吵醒你们。好妹妹,不用你管了,快睡吧,姐姐一会儿就睡。”

  张云燕好容易有了机会,能依偎在未婚夫君的怀抱里,享受难得的温情爱意,哪知美好之事被佳云打扰了。她舍不得和佳祥哥哥分开,又不得不分开,有些无奈。

  云燕想等佳云妹妹睡觉后,再投入哥哥的

  怀抱,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借口,默默地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知道哥哥和姐姐在商量什么事情,你们抱在一起,我都看见了。”赵佳义从后面探出头来。

  林佳祥和张云燕又是一愣,想不到又冒出一个来。

  云燕一声叹息,有他二人参与,没有办法再回到哥哥的怀里了。

  赵佳义问道:“我知道你们是在商量婚事呢,大哥,大姐,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成亲呀?”

  大好之事被揭穿了,张云燕羞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林佳祥也很窘迫,呵斥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们正在商量明天的事呢。我们俩的事不用你们管,快睡觉吧。”

  林佳云很不满,走了过来:“我就要管!大哥,你说,什么时候娶我姐姐呀?你不着急,我们都着急了。你们成了亲,咱们才能是个家呀。”

  “小妹说得对,你们快成亲吧。”佳义也在附和。

  张云燕一声不吭,巴不得让佳祥哥哥说个痛快话。

  林佳祥叹了口气:“要什么没什么,怎么成亲呀,以后再说吧。”

  “我姐姐又不让你送彩礼,怎么不能成亲呀?”

  佳祥又是一声叹息:“那也要有个地方呀。”

  赵佳义笑了,说道:“大哥,这不是现成的嘛,你们就在这小庙里成亲吧。后面是洞房,我和小妹在前边给你们守护。”

  “那……那也要有人主婚呀。”

  佳义说道:“这好办,让送子娘娘给你们主婚。说不定,她还能给你们两个送一个大胖小子呢。”

  林佳祥和张云燕羞得脸红心跳,一时间无话可说。

  佳云随声附和:“对,就让送子娘娘主婚。我和二哥既是娘家人,又是婆家人,还是闹洞房的客人,就这么定了。”

  “哼,这是我们自己的事,不用你们来做主。”说着,林佳祥瞪了他们一眼。

  夜色漆黑,谁都看不见,他瞪也是白瞪。

  林佳云并不让他:“大哥,你不成亲就不是一家之主,我们当然有权参与,就是要催你们快点儿成家。”

  其实,林佳祥一直在迷恋美丽的云燕,也想早点儿和妹妹步入洞房。这样,既解决了终身大事,又可了去爹娘的遗愿。

  他虽有此心意,但是没有条件,一直无法开口。现在,他是一家人的主心骨,迫使他不能不说话了,何况还是自己的终身大事。

  此时正是机会,婚事已经挑明,何不顺水推舟办了呢。他说道:“只要云燕妹妹同意,办就办吧。”他不知道云燕的心意,只好把决定权推给未婚爱妻。

  张云燕一听,心里乐开了花,心愿终于有了结果,能很快投入未婚夫君的怀抱了。

  她被女人的矜持约束,不好答应,故意哼了一声:“大哥,你是一家之主,还不是你说了算。你说什么时候办,妹妹从命就是,何必问呢。”

  赵佳义很高兴,说道:“好,咱们一家四口都同意了,你们明天就成亲吧。”

  “啊,

  明天?明天哪能行,也来不及呀。”林佳祥感到太突然了,立刻否决。

  张云燕没有吭声,少女的芳心已经像兔儿一样跳起来,俊俏的面容有了喜悦之情。

  许久以来,她一直在盼望早日和佳祥哥哥步入洞房,想不到说来就来了,也太快了。她觉得,要是明天能成亲,就再好不过了,但不知能否如愿。

  林佳云说道:“大哥,有什么来不及的,新房有了,新人也全了,凑到一起不就行了。”

  “哼,说的简单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佳祥依旧不同意。

  赵佳义说道:“这件事当然简单,还不是你二人说怎样办就怎样办,有什么难的,就定在明天吧。”

  是呀,一家人浪迹天涯,要什么没什么,有什么可准备的,凑到一起就算完婚了。否则,要想等到有房有物,他们俩恐怕这辈子都难成亲。

  林佳祥听了佳云的话语,默默地苦笑,叹道:“这……明天太急了,有些委屈云燕妹妹。云燕,你看这……这该怎么办呀,你倒是说话呀。”

  林佳祥有些无法应对,打心眼里想明天就迎娶云燕,把心爱的美女揽入怀中。可是,他不知道云燕愿不愿意,不能独自做主。他如此腼腆,也说不出这种话来,只好把决定权又推给云燕,希望妹妹能够点头。

  张云燕脸红心跳,巴不得明天就办,也好尽快投入心爱之人的怀抱。她是当事人,是自己的终身大事,也羞于直言表白。

  她脸红心跳。秀口难开,又不能不表露自己的心意,且不说哥哥在问自己,就是为了心中的愿望,也必须争取。

  张云燕尽管羞涩,还是张开了嘴,喃喃地说道:“我已经说过,大哥是一家之主,此事还是要听大哥的,既然他们说明天办,你就决定吧。咱们本来就一无所有,没有什么可准备的,什么时候操办都一样,无所谓急还是不急。”

  她尽管没有直言表白心意,不过话语里还是答应了,也说的清清楚楚。

  林佳祥见三个人都是一个想法,暗自高兴,便顺势答应。

  还好,无光的夜色遮住了佳祥和云燕羞臊的面容,没有感到太难堪。婚姻大事总算定下来,就等着明天的洞房花烛夜了,两位当事人心里都是美滋滋的。

  林佳祥说道:“既然这么定了,明天摆完场子后,就买点儿酒菜回来,咱们也高兴高兴。”

  赵佳义拍着巴掌,说道:“那当然,这是咱家的好日子嘛。明天,我和佳云把洞房打扫干净,也好迎接新人。”

  兄妹四人很兴奋,又说又笑谈论着,很晚才睡觉。

  ……

  张云燕想着那年在送子娘娘庙里度过的一夜,默默地笑了,那一幕已经深深地印在心里。那是和未婚夫君最亲密的一个夜晚,既快乐又难忘。

  随着思念地延续,云燕脸色越来越悲伤,眼睛里有了泪水。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,也是和未婚夫君相聚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,从此,兄妹二人阴阳两隔,永远也见不到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