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八三二章 逼婚

  高府门前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那些来抢彩球的年轻后生,在喊叫,在拥挤,渴望能拔得头彩。看热闹的人们议论纷纷,感慨不已,不知道谁是今天的幸运儿。

  高台之上,红灯高悬,彩绸飘动,一派喜气。

  高小姐来来回回巡视几次后,微微地一笑,又慢悠悠地走到高台左角处看着,把台下的年轻人都吸引过来。高小姐笑了笑,举起彩球抛了两次,却没有出手,又退到后面不见身影。

  就在人们疑惑之时,高小姐突然出现在高台右角处,趁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,绣球已经脱手而出,转眼落在一个人身上。此人就是杨宏清,正在这里看热闹。

  杨宏清一愣神,急忙抓住要落地的绣球,见人们拥了过来,随即抛过去,同时纵身而起躲到一旁。他看着蜂拥争抢彩球的人们,嘿嘿地笑起来,为自己的表现感到满意。

  他正在高兴地看着,有一个人来到跟前。那个人施了一礼,说道:“公子,我家老爷有请,快随我入府吧。”

  杨宏清愣了一下,问道:“你家老爷是谁,找我有什么事呀?”

  那个人笑道;“我家老爷就是高府的高老爷。你已经被我家小姐招为夫婿,恭喜!恭喜!”

  杨宏清慌了神,急忙解释:“不,不,我不是来招亲的,你们误会了。”说着,他转身就走,想尽快离开这里。

  那个人怎肯让他离去,拉住道:“公子,你不能走,不然我怎么向老爷回话呀?你有什么话自己去对老爷解释,快随我进府吧。”

  杨宏清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事已至此,只好去向高老爷解释清楚。他本想去和宏霞打个招呼,却被家人拉扯进入深宅大院里,只好先讲清楚,然后再和爱妻一起回家。

  杨宏清跟随家人来到客厅,高老爷夫妇已经在这里等候。

  那位美貌的高小姐也坐在这里,看到自己选中的英俊夫君,娇羞地笑了笑,俊美的脸上红润有光,神采奕奕,更加迷人。

  高老爷见选中的女婿到来,起身相迎。

  杨宏清急忙施礼相见。

  高老爷让他坐下后,在笑眯眯地打量这位女婿,见杨宏清相貌英俊,身形矫健,很高兴。方才,他见到了宏清接抛绣球的身手,知道是个会武之人,更加喜欢,对女儿选择的夫婿很满意。

  高老爷问道:“公子,请问贵姓大名?”

  “老爷客气了,晚辈免贵姓杨,叫杨宏……”他忽然住口,这本来是一场误会,不想告诉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噢,叫杨红,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……少了阳刚之气。没关系,以后我给你重新起一个名字吧。”高老爷看着杨宏清,一直笑容满面。

  杨宏清沉不住气了,不等问话,便起身说道:“高老爷,我不是来招亲的,是路过这里想看看热闹,没想到被贵府小姐误会了,实在抱歉,我在这里赔罪啦!”说完,他深施一礼。

  高老爷闻听此言

  愣了一下,接着不满地说:“岂有此理!你既然不是来招亲的,为什么要站到台前呀?”

  “老爷,我是被人推过来的,不是我的本意。我的确只想看一看,已经躲到旁边,哪知会发生这么大的误会,得罪了,得罪了。不瞒老爷说,我是有家室的人,不符合条件,怎敢再到贵府招亲。”

  高老爷听说已经成家,更是意外,看着女儿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这时,高小姐说话了。她秀眼圆睁,面露怒容:“你好无道理,绣球是那么好接的?你既然站到台前,便是招亲之人,你已经被我选中,就是高家的女婿,休要再找托词退婚。”

  高老爷见女儿说了话,知道她很满意,并不计较此人已经成家。对有妇之人,他并不满意,心里也有想法,怎奈无权做主,只能顺着女儿。

  另外,他和女儿一样,也在猜疑,或许这个人想以此为借口退婚吧。

  他瞪着杨宏清,哼道;“好了,你不要再推三阻四,你也看到了,这种好事有多少人想得到呀,做我高家的女婿是你的福气。再说,你被我高家招为夫婿,人人皆知,如果此事不成,我该如何面对众人呀?如何解释这种丢人之事呀?你不要再说了,安心地做我高家的女婿吧,快去收拾一下,今天你二人就拜堂成亲。”

  他不想再拖下去了,要趁热打铁把婚事办完。

  杨宏清双眉紧皱,十分焦急:“老爷,小姐,此事万万不行!我的确有了娘子,她正在外面等候,还望老爷能多多体谅,另选佳婿吧。”

  高老爷见他一再声称是有妇之夫,娘子就在外面,看来没有说谎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此事已不由自己决定,他看着女儿,如何处置还要等待。

  高小姐杏眼圆睁,怒道:“我不管你有没有娘子,现在你是我的夫君,只属于我一个人。你我二人必须成亲。”

  高老爷见女儿如此坚决,叹了口气,想不到对一个有妇之夫如此痴情,有些无奈。

  他不能阻止,立刻随声附和:“此事已定,不容反悔,我女儿都不嫌弃你是有家室的人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杨红,凭我高家的财产、地位、名望,在县里也是屈指可数的。我女儿美貌无比,你去哪里找这样的好事,如此推三阻四,真不识好歹。”高老爷又道,“不过,我女儿不能做二房,你要把前妻休了,从此和我女儿夫唱妇随相伴今生。”

  说起来,此事的确有悖常理,面对如此富有的家境、如此惊艳的美女,那些年轻人无不趋之若鹜,谁会拒绝这样的大好事呀。

  这样的人尽管是凤毛麟角,也不能说绝对没有。杨宏清就是凤毛麟角中的一位,要把大好之事拒之门外。

  他和宏霞既是夫妻又是兄妹,情深意笃,形影不离,从来没有想过要各自独飞。他现在不能和爱妻分开,今后也不能,夫妻二人要共度今生。

  杨宏清见高家父女态度如此坚决,非常着急,连连摆手:“不行,不行,

 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休妻,还请老爷和小姐宽恕,另选佳婿吧。”

  高老爷很生气,话语落地有声:“你不要再说这种废话,我高家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,岂能因为你影响声望。此事由不得你做主,若识时务就痛快地写一张休书,否则就让你娘子从人间消失!”

  杨宏清听了这样惊人的话语,吓得身子一抖,瞬间目瞪口呆,头脑里一片空白。身在冷酷无情的高府,面对那张阴冷可怕的面容,他身心紧缩,恐惧不已,泪水流下来。

  太可怕了,他该如何办呀,真要休了自己的爱妻吗?

  不行,宏霞是自小长大的妹妹,感情至深无人可比,他不能休妻。

  他真的不想休妻吗?

  对此,这位有钱有势的高老爷是不会答应的,这么恶毒的话语都能说出口来,还有什么凶狠的事情不能做呀,宏霞真会离开这个世界。到那时,他也无心活于世上,会随同爱妻奔赴阴间。

  面对可怕之事和可怕之人,他该怎么呀?

  此事已身不由己,杨宏清无力自主,只能任由高府摆布。

  宏清非常后悔,后悔极了,为什么没有听宏霞的话语,非要看这场热闹呢?想看一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再说看的人多了,可是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挤到前边来呀?

  这祸事完全是自己找的,这结果只能咎由自取。他悔之已晚,面对可怕之事和可怕之人,必须做出一个无情地决定。

  他心中哀叹,悔恨不已:“娘子,都是我的错,实在对不起你呀,咱们不能再夫唱妇随共度一生了……”

  杨宏清在悲泣落泪,为了保住心爱之人的性命,只能做出无奈地选择――“休妻”。这无情地决定是此时此刻的唯一,他必须接受高家的要求,此外无路可走。

  杨宏霞被高府家人带进来,见到了找寻不见的杨宏清,又惊又喜,又很疑惑。她看到了悲愤哭泣的相公,接到了一纸休书,立刻明白了,痛苦至极昏倒在地。

  杨宏清慌得手足无措,抱住爱妻宏霞一边哭泣一边呼喊。

  杨宏霞醒来后,夫妻二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。

  高家人眉头紧皱,不愿意再听他们的悲泣哭述,都退到外面去了。

  屋内,只有他夫妻二人,一直在哭泣,在述说,在怨恨,在怒骂……然而,他们身在虎穴,愤怒和悲伤都无济于事,只能按着高家的意志行事。

  悲伤的情绪稍减后,杨宏清悄悄地说道:“娘子,事已至此,怨恨怒骂都没有用了,我也是不得已。你放心,我不会和她成亲的,更不会和她做长久夫妻,等有了机会就悄悄地逃走。你不要过于伤心,先回家里等我吧。”

  “哥哥,我心里苦呀,我……我怕呀……”

  杨宏霞心里苦不堪言,非常害怕,不能失去相公,不想和亲人分别。否则,这个家就破碎了,她今后可怎么生活呀?又怎么面对爹娘的亡灵呀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