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三二四章 心疑难解(一更)

  .. ,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  杜晓天看着张云燕,流露出了渴望的神情。他很想和云燕在一起,既能照顾妹妹,报答昔日护理的恩情,又能抚慰自己爱意波动的心灵。

  张云燕见恩兄对自己如此关心,很感动,说道:“哥哥放心,看来那东西毒性不大,也可能是我体内有其克星,不会有大碍。”

  她说得轻松,心里一直在为此忧虑,尽管前途未卜,也不想让兄妹二人为自己担心。

  岳小梅劝道:“姐姐不能大意,服了毒物岂是儿戏?这种毒物看来很不一般,有些神秘莫测,别看它眼下不露声色,要是发作起来,就不会容空。到那时,你怕是想动也动不了,身边要是没有人,岂不要出大事。这样吧,咱姐妹俩在一起,也能有个照应。”

  张云燕心里一热,笑道:“瞧你说的,哪有那么可怕,我已经没有不适的感觉,放心就是。”

  她很想和小梅妹妹在一起,可是还有那些未了的誓愿,必须尽快完成,而且要赶在毒物发作之前,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
  杜晓天劝道:“小梅妹妹说得对,你独自一人,我们也不放心,你们姐妹俩不要分开了,免得出事。”

  张云燕忧虑的心事不好言明,叹了口气:“不必担心,我会注意的。咱们各自有事,怎能拖累你们呀。”

  岳小梅瞪她一眼,目光里充满了焦虑的神情:“姐姐真固执,我们如此相劝,还是听不进去,要是真的闹出事来,不但你后悔,我们也会内疚。”

  张云燕摇了摇头,笑道:“妹妹言重了,我不会有事的,不用多虑。今日一别,但愿能早日相逢。”

  杜晓天见云燕妹妹执意要独自行动,叹了口气。他无法劝说,只好和两位妹妹辞别。

  张云燕和杜晓天对视之时,心里一动,似乎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对自己的爱意。不过,她也感受到了哥哥的神情好像很复杂,爱意很朦胧。

  哥哥在想什么,情绪为什么如此繁杂呀?

  看上去,除了爱意,似乎还有渴望之情,还有幽伤,有心痛,有沮丧,有难舍,有绝望……

  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,云燕无法猜测,或许都有了吧。

  张云燕有了猜疑,对杜晓天便格外注意。凭感觉,晓天哥哥对岳小梅的目光似乎很单纯,很平常,情绪没有那么复杂,那么令人难猜。

  云燕很不解,晓天哥哥对自己为什么会另眼看待呀?面对自己,他在想什么?那些令人难猜的复杂情绪是由何而来的?

  云燕不知所以,也无法猜想,还在胡思乱想。

  杜晓天走了,姐妹俩望着远去的身影,芳心波动已难抚平,目光里有了留恋之情,直到看不见的时候,才转身而行。

  她们一边走一边说,没有了欢笑声,在默默地祝福杜晓天平安无事,不要忘记朋友之情。

  岳小梅还在劝说张云燕不要独自行动,见姐姐执意不肯,有些无奈。

  她叹了一口气,叮嘱道:“姐姐,你千万要多加小心!如果稍有不适,一定速去找大夫医治,决不可大意。”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“妹妹放心,我会注意的。姐姐很想和你在一起,怎奈有要事在身,只能辞别,祝妹妹一路顺利!”

  岳小梅叹了口气,又狡黠地一笑:“祝姐姐心愿早日实现,找到一个如同杜兄那样的好夫君!”

  说完,她咯咯地笑起来。

  张云燕芳心狂跳,脸色羞红,狠狠地瞪着小梅。

  她气哼哼地说:“我也祝你和杜兄结为夫妻,早日投入美男子的怀抱!”

  话音刚落,姐妹俩都笑起来。

  岳小梅对张云燕挤了挤眼睛,说道:“姐姐,你真够大方的,竟然把心爱的美男子推给了妹妹。我要是真的嫁给他,你不后悔吗?”

  云燕闻听此言,心跳加快,脸色羞红,立刻反击:“我有什么后悔的,他又不是我的男人,妹妹要是能嫁给他,我还巴不得呢。”

  小梅狡黠地一笑:“姐姐是巴不得把美男子抢回去吧?”

  她话音未落,银铃般的笑声又响起来。

  张云燕又好气又羞臊,没有本事和小梅斗嘴,过去要收拾这个口无遮拦的妹妹。

  岳小梅笑着跑走了。她一边跑一边说:“姐姐,再会了,你要多保重呀!如果感到不适,一定要尽快找大夫医治,决不能大意。”

  云燕心里一热,眼睛湿润了,应道:“妹妹也要多保重,但愿能早日和妹妹相逢。”

  张云燕望着岳小梅的身影,想到妹妹方才的话语,默默地笑了。

  小梅妹妹说的没有错,她要真是嫁给了晓天哥哥,自己心里肯定不好受,会有了失去之痛。

  不过,这样的痛苦是一时的,随着时间流逝,云燕很快会平静下来。她不会责怪妹妹夺去了恩兄,也不会影响姐妹俩的感情,会祝福妹妹有了幸福美满的人生。

  杜晓天走了,小梅妹妹也离去了,张云燕感到有些失落,有些孤独。她默默地叹了口气,啸天龙说的没有错,人生就这样,有分有合,有聚有散,人之常情,这就是人生呀。

  云燕很想和小梅妹妹在一起,听一听她的欢声笑语,会给自己带来许多快乐。可是,她重任在身,生死未卜,必须尽快完成张林两家亲人赋予的使命。

  她本来就有了独角龙和彩色石珠的三色妖气,现在又吞下不明毒物,随时都会身亡,既担心又焦虑。然而,事已至此,她没有能力排除三种毒气,只能听天由命。

  云燕心中忧郁,面露愁容,在不时地叹气,一声不吭默默而行。

  张云燕不知道仇人冯家宝躲藏在哪里,不知道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流落何方,不知道去哪里铲除仇人,不知道去何处寻找亲人。

  她在茫然地奔波,茫然地寻觅,身心茫然,一切茫然……

  云燕心情烦乱,想起昨夜的遭遇,很后怕,也很惊疑,怎么会发生那么多险情呀?

  她思来想去很是不解,本来能在客店里安歇一夜,哪知突然遭到两个贼人偷袭,险些丧命。

  她寻贼报仇来到野外,没想到被引入了荒凉的山林里,遭到贼人

  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  暗算,又意外遇到了恩兄杜晓天,兄妹俩险些被杀害。

  她接连遭遇险情,险些丢了性命,为什么如此不顺利呀?

  何止她和杜晓天险遭杀害,没想到岳小梅也身遭不幸,落入贼人手里,差一点儿被欺侮,也险些丢了性命。

  云燕认定,那两个贼人尽管很厉害,自己没有能力抗争,也无法和在客店偷袭之人相比,是另有其人。

  奇怪,她昨夜怎么会被这么多的仇敌追杀呀?那些家伙都是什么人,是不是一伙的?何时何地与他们结下了仇恨呀?

  张云燕想到腹内毒物,忧虑难安,不知道何时会发作,何时会丢了性命。

  她不想死,也不能死,云天哥哥和云霞妹妹还没有找到,义父的家仇还没有报,远大的志向才刚刚展开……都不允许死去,必须活着。

  然而,云燕的生死已经不由自己做主,毒物发作之时就会丧命,独角龙和彩珠的妖气也会夺去性命。

  现在,她已经被三种毒物掌控,随时都会结束年轻的生命,所有的心愿也将化为泡影。

  悲哀,这是张云燕的悲哀,也是张林两家的悲哀。

  无奈,面对惨痛的结局,她只能承受,没有能力选择。

  张云燕更痛苦的是,在思念云霞妹妹的时候,必会被那个如影随形的阴影――阎小鹏的小夫人,无情地折磨,苦不堪言。

  她默默地流泪,在唉声叹气,倾泻着内心的伤痛……

  想到昨夜之事,张云燕无法释怀,不知道那几个行凶者都是什么人,是不是妖魔鬼怪,只能摇头叹息。

  她想起山里的那个怪物,更是惊疑不解,那家伙的吼叫声非常恐怖,就在附近,可怕至极。可是,那两个贼人逃走后,怪物又不知去向,实在令人费解。

  妖魔鬼怪就是要伤人害命的,为什么会弃她和杜晓天于不顾,悄然离去呢?

  还有,那个疯女人看起来很平常,是个重病在身的人。可是,她似乎没有那么简单,其言行联想起来,有些蹊跷,好像含有深意,令人猜疑。

  云燕在饭店里见到了疯女人,才有机会得知贼人去向,疯癫之人怎能知道贼人的情况呢?疯女人本来是在城里游荡,黑夜之时,怎么又来到了荒山野岭呢?她不但知道贼人所在,还知道张云燕的行踪,这是怎么回事呀?

  云燕出城后,没有见到那个疯女人,如果是随自己而来的,一个疯癫之人,也不会快步如飞地追踪到荒山野岭。

  疯女人能来到荒芜的山林,实在令人意外,也有些不可思议,她到底是什么人呀?

  张云燕想起来了,从饭店里出来后,路上意外地遇到了疯女人,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有难。

  当时,她以为是随意而言,没有把这样的疯话当真,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。

  想不到,此事真的发生了,半夜里,她果然被人偷袭,还是两个本领奇高的人,自己险些丧命。

  疯女人的话语是巧合,还是真能预见到尚未发生的事情呀?

  (本章完)

  ( = 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