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六九五章 死神逼近

  徐彩云极其不幸,陷入了绝境,痛苦不已,悲泣不止。她盼望能够逃出去,能回到家里和父母团聚,又只能是梦想,等待她的是饥饿,是死亡……

  彩云抬头看着洞口,还能望见几颗星星。她想到自己将要死在这里,再也不能回家和爹娘团聚,既痛苦又绝望,难过得哭起来。

  她孤身一人被困在漆黑的洞穴里,十分无助,毫无希望,看着无法分辨的洞穴,还有天上的星星,不住地伤心落泪。

  突然,有个东西“扑咚!”一声落进洞里,十分意外,令人震惊。

  徐彩云吓得险些叫出声来,觉查到这是一个活物。她以为是野兽,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,身子又抖起来,平时见到老鼠都害怕,更不要说是这么大的家伙。她异常惊恐,要不是玉口紧闭,那颗心都会跳出来。

  很快,她发现这不是野兽,而是一个人,更加害怕,恨不得把自己埋藏在泥水里。

 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那个人竟然朝她悄悄地走过来,接着便要坐到她身上。

  徐彩云再也忍耐不住了,吓得急忙躲闪,还叫出声来。就在绝望之时,她发现是救命恩人云飞雁,悬着的心才放下来,随即扑到恩人怀里哭起来。

  ……

  徐彩云又见到张云燕,觉得有了依靠,那颗恐惧的心总算安稳一些。她两眼圆睁看着恩人姐姐,尽管看不清楚,也在默默地祈盼能逃离险境,恐惧的目光闪动着求生的欲望。

  彩云非常不幸,也很可怜,就在方才,本以为必死无疑,在绝望地等待死神降临。她万万没有想到,危难中意外见到了张云燕,大喜过望,不但有了依靠,也看到一线生的希望。

  徐彩云十分紧张,心惊胆战,急切地问道:“姐姐,咱们还能逃出去吗?”那双大眼睛紧盯着面前模糊的身影,眼前之人是自己的一切,是心中的希望,既祈盼又渴望。

  “妹妹放心吧,我一定把你送回家去。”张云燕在安慰。

  其实,如果浑天元圣不走,她心里也没有底,至于后果如何还是不知道,只能以此来安慰可怜的妹妹。

  “姐姐,我好怕呀……”徐彩云已经知道,这个可依靠的姐姐虽然身手不凡,但是打不过那个贼人,即使还有一点儿逃生的希望,也十分艰难。

  “妹妹,不要怕,有姐姐在此,浑天元圣伤不了你。”云燕尽管心中无底,也只能安慰彩云妹妹。

  “唉,但愿那个贼人快点儿离去,咱们也能早些……”

  忽然,张云燕身心一震,立刻小声警告:“不要说话,那家伙又来啦!”她一动也不敢动,在凝神静听。

  徐彩云吓得一哆嗦,一头扎在张云燕的怀里,身子又抖起来。

  云燕摇了摇头,轻轻地爱抚她的后背,让可怜的彩云有一点儿安全感。

  外面拨动枝叶蒿草的嚓嚓声由远而近,不一会儿便来到洞口,声音立刻消失了。

  张云燕抬头看去,见洞口处有个黑影在晃动,

  遮住了闪烁的星星,知道那是浑天元圣,老贼已经发现这个洞穴。

  云燕非常紧张,身心紧绷,汗毛都竖起来了,汗水也在渗流,并没有察觉。她在急切地想主意,又无计可施,在生死攸关之时,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眨眼即到的险情。

  张云燕把颤抖不止的徐彩云紧紧地抱住,真怕可怜的妹妹无法自控,弄出一点儿声音把凶神引进来。

  徐彩云已经把头埋在张云燕的怀里,似乎只有这样才最安全。

  时间在不紧不慢地走着,对眼前的危机险情视而不见,相对默然。它不知道,一分一秒都在折磨洞里的两个少女,已性命攸关,对此却十分冷淡。

  突然,那个可怕的黑影落下来,接着便是“噗!”地一声响,泥水四处飞溅。

  徐彩云的身子随之一震,抖得更加厉害。

  张云燕秀眉紧皱,眼睛紧闭,身体紧缩,屏住呼吸,紧张的身心瞬间凉透了,把颤抖的彩云死死地抱住。

  随着那个人进入的同时,洞里的泥水四处飞溅,云燕和彩云早已是泥人,再溅上一些也无关紧要,最可怕的是浑天元圣就在眼前,死神已经逼近。

  面对眼前的凶神恶煞,她二人无处可逃,在默默地祈求,千万不要惊动这个要命的家伙,免得被凶神抓住。否则,姐妹俩接下来就是被无情地欺凌,直至死于非命。

  张云燕的心已经悬在嗓子眼,若稍有不慎,不但自己大祸临头,徐彩云也难逃一死。她紧张极了,身子不由自己地抖起来,无力平复。

  洞里,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踩踏的声音消失后,又恢复了原来的安静。

  浑天元圣听了听,里边没有一点儿声音,又试探地喊道:“有人吗?”

  喊声震得洞里嗡嗡响,此外悄无声息。

  老贼不死心,挥动双鞭向周围猛打,除了呼呼的响声,依旧毫无反应。

  这家伙在泥水里一边挪动脚步一边挥动钢鞭,时而打到洞壁,飞溅出了阵阵的沙土和火星。洞里依旧漆黑,寂静无声,对凶神发威毫无反应。

  黑暗中,浑天元圣什么都看不见,还不知道已经接近张云燕和徐彩云。

  云燕紧张得汗水流淌,吓得屏住呼吸,把徐彩云紧紧地护住。

  忽然,张云燕的肩头被钢鞭擦了一下,感到一阵疼痛,知道受了伤,却不敢动一动。真险呀,钢鞭要是再往前一点儿,云燕就会脑浆迸裂命丧黄泉。

  怀里有徐彩云,女侠已经不敢发威,犹如钢铁铸就一般一动不动,俊俏的面容也已僵硬凝固,任凭吃人的钢鞭肆意挥舞。

  这是九死一生的时刻,张云燕已经顾及不了自己,是死是活只能听天由命。

  浑天元圣一声叹息:“唉,这是什么鬼地方,到处都是淤泥,弄得浑身脏兮兮的,真倒霉!”

  老贼没有发现丝毫可疑之处,对深深的淤泥又非常厌恶,不想继续在这里消磨时间。他叹息一声,收好钢鞭准备离去。

  浑天元圣又巡视一遍漆黑的洞穴,什么都没有看见。他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:“那个丫头能逃到哪里去呢?难道她真会隐身法?若如此,可就难对付了,唉,再到别处去找一找吧。”说罢,他嗖地一下飞身而起出了洞口,消失在黑夜里。

  张云燕抬头看去,天上的星星在闪烁,洞外已经悄无声息,紧张的心才放下来,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她身上湿乎乎的,已经分不清是泥水还是汗水,紧绷的肌肉也松弛下来,觉得身乏体软没有力气。

  洞里,依然寂静无声,幽幽的夜色不再恐怖,凝结的空气也已消融,又恢复了应有的平静。

  张云燕轻轻地拍了拍彩云,说道:“妹妹,起来吧,那个老贼已经走了,没有事了。”

  徐彩云抬起头来看看洞口,只有星星,可怕的凶神已经不见了,紧张得身心立刻松弛下来。她叹了口气,身子软绵绵的一动也不想动,依旧躺在云燕姐姐的怀里。

  张云燕很怜惜,在轻轻地爱抚,让可怜的妹妹不要再恐惧。

  一时间,姐妹俩谁都没有说话,洞里静得没有一点儿声音。

  徐彩云在云燕姐姐爱抚下,既安心又舒适,静静地感受着危险之中难得的温情。

  张云燕爱抚着怀中女子,心绪已经不平,面对可爱的彩云,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妹妹沈云霞,又思念不已。思念中,她俊美的面容有了笑意,时而有了忧虑,很想见到云霞妹妹,享受难得的亲情和爱意。

  洞外,依然寂静,星光微弱,没有能力淡化黑暗的夜色。洞里,漆黑一片,星光无意光顾遗忘的角落,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。

  张云燕不敢逃离,害怕浑天元圣没有离开这里,正在附近守候,免得遭遇不幸,何况还有徐彩云。

  姐妹二人不言不语,时而说几句话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  不知道过去多久,从洞口看去,天上的星星不见了,更加黑暗。洞外寂静无声,洞内也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变化。

  张云燕醒来后,看了看夜空,知道是黎明前的黑暗,于是小声呼唤:“妹妹,起来吧,天快亮了,想必老贼已经离开这里,我送你回家去吧。”说完,她把彩云扶起来。

  徐彩云看了看洞口,秀眉微皱叹了口气:“我……我上不去呀!”

  “不要着急,不是有姐姐嘛,我把你背上去。”

  “有姐姐就是好!”彩云笑了,立刻趴到张云燕的后背上,眼前的姐姐是依靠,已经视为自己的生命。

  张云燕纵身而起跳出洞口,落在草地上。她看了看周围,静悄悄的没有发现险情,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  徐彩云依旧胆战心惊,看着洞口小声询问:“姐姐,那个贼人真走了吗?”

  “他已经走了,放心吧。你走路困难,还是背着吧,也好快点儿离开危险之地。”

  张云燕默默地叹了口气,彩云妹妹已被浑天元圣吓破了胆,恐惧之情无法消除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