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七十章 又落陷阱

  面对可怕的妖龙,张云燕无力抗争,也无处躲避,尽管难逃一死,也只能往里闯。

  再说,她已经被妖龙困在洞府里,无路可逃,即使不进去,也休想活命,无论怎样都是同一个下场。

  云燕看着可怕的小洞,心里忐忑不安,在思索,在渴望,祈盼能有逃生之路。

  这里是妖龙洞府,是恐怖的“地狱”,十分沉静。沉静中,只有痛苦、绝望、杀戮、血腥……

  在“地狱”里,妖魔正肆意横行,可怜之人无处逃生,上演的只有恐怖的悲剧,宣泄的都是无尽的悲情……

  张云燕双眉拧结,在急切地思索,依旧犹豫不决。

  她深知,即将发生的险情非常可怕,面对的妖龙极其凶残,无不令人心惊胆寒,很难迈出这一步。

  云燕也知道没有办法躲避妖龙,即使不进去探求生存的希望,也只能在这里等候妖龙到来,同样落个死于妖怪之腹的下场。

  她进去探求或许还有一点儿希望,如果妖龙正在酣睡,还有可能悄悄地溜走。既然如此,又为什么不进去查看一番呢,很可能是个机会。

  这可是唯一的机会,除此,她只能在这里等死。

  在残酷的现实中,张云燕没有选择余地,只能闯一闯。那里面即使是一条绝路,也和在此等死一样,只不过死在哪里,何时死去,仅此而已。

  被困于妖洞里,已经九死一生,死亡乃是迟早的事,怕也没有用。况且,这是她唯一的可行之路,也是唯一的生存希望。

  张云燕思来想去,不再犹豫,为了一线生机也要奋斗一番,至于后果如何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  她心意已决,随即进入洞口四处寻视,仔细倾听,没有发现可疑之物,也没有一点儿声音,于是小心翼翼地向里走去。

  云燕希望不要遭遇妖龙,能有逃生之路,也好去宰杀阎小鹏为爹娘报仇,完成十几年来的使命。

  小洞里,昏昏暗暗,曲折不平,沉静得没有一点儿响声。这样的沉静并不安宁,充斥着恐怖的气氛,令人心惊。

  张云燕转了几个弯,又觉察到身后有了推力,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  她回头看了看,没有妖龙的身影,也没有可疑之处,似乎没有变化。然而,推力是存在的,感觉和方才一样,不知道是不是那种神秘之力。

  如果说又有了那种神秘之力,就说明妖龙在此也布设了妖法机关,前面就是害人的陷阱。

  云燕很紧张,很担心,真怕再陷入妖法机关里凄惨而亡。

  她在观察,在思索,犹豫不前。

  这是关乎生死存亡的时刻,她不能不犹豫,是进是退很难决断。

  不进则退,张云燕必须决断,总不能在此停留。

  转身而回吗?

  不行,回去也没有出路,依旧要死于妖龙之口。

  难道前边真有妖龙布设的机关吗?

  犹豫中,云燕在自问,没有答案,只能猜疑。

  这种推力她已经感受过,而且正在感受,不能不怀疑前边有害人的陷阱,也不能不犹豫。

  难道这里真和那个洞里一样,也不是水流的推力吗?

  云燕并不甘心,还在自问,依旧没有答案。

  不过,她有了怀疑,或许这里的推力不是妖法的作用,而是水的流动产生的。

  她的怀疑是求生渴望的心理反应,也是美好的幻想,如果说是水流的推力,就说明前边有出路,或许能随同流水逃出妖洞。

  不管这是不是幻想,在必死的绝境里却能带来希望,犹豫中,张云燕也有了探索的愿望。

  她前后看了看,又狠了狠心,起步向前走去。

  随着步步深入,推力越来越大。云燕心里一惊,难道这推力真是妖法产生的神秘之力吗?

  她立刻想到那个冰冷的怪洞,方才就是被水流带进那个恐怖的洞穴里,或者说是被那个神秘之力左右,无法逃脱。

  张云燕很紧张,很畏惧,可能又要遭遇妖龙布设的机关陷阱,又将陷入强大的吸力中,要把自己牢牢地困住,直至死去。

  她停下脚步,不敢再去冒险,这个迹象已经预示,前边或者有了怪异的岩洞,或者和那个冰冷的怪洞连通,要把她送到那里折磨至死。

  云燕犹豫了,不敢再迈动一步,可是返回去又不甘心,因为那里也是必死之地,迟早会被妖龙吃掉。

  前进不成,后退也不行,又能怎么办呢?

  张云燕面临两难之际,也陷入了两难中,不敢行动。如果继续前进,不但必死,还要遭受痛苦地折磨;若返回那个大岩洞里,也将面临妖龙肆虐,被害身亡。

  真是两难呀,该怎么办呢?

  云燕身处绝境,已命悬一线,选择起来实在困难,仔细想来又毫无意义。

  在无路可逃的绝境里,后退无路,前进也是死路一条,她已经在劫难逃,不管怎样选择都是一样的结局。

  不过,这个结论下得还是有些过早,前面情况如何并没有探查,还是未知之谜,或许真的和玉龙湖相通也未可知。

  如此说来,前边不能说没有一点儿希望,那点儿希望很可能就在恐怖的险情中。

  张云燕身处绝境,不知道是进还是退,犹犹豫豫难下决断。

  她思来想去,还是不能后退,因为那是一条明明白白的死路,毋庸置疑。

  她也不能在此停留,否则妖龙会追踪而来,注定一死。

  再说,这里是妖怪洞府,不是藏身之处,她在这里就是等死,悲惨的结局并没有改变。

  她只能前进,不管前边有多凶险,为了争取那一点儿渺茫的希望,也只能甘冒一死,听天由命。

  至于,苍天会不会眷顾于她,就不得而知了,只有苍天自己知道。

  张云燕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,又向前摸去。

  水里的推力越来越大,她刚转过弯就被水流冲走了。

  云燕非常紧张,有了惧意,看来情况不妙呀。

  果然,她又身不由己地被带入一个岩洞里。

  此洞不是那个冰洞,大小和冰洞差不多,洞壁岩石凸凹不平,圆滑无棱,除了进来的洞口再也没有出路。

  满洞的水在不停地旋转,又是一个无法挣脱的大漩涡。此洞和那个冰洞不同的是,水的温度截然相反,热流涌动令人难受。

  张云燕刚从“冰窟”里逃出来,又掉进了“热锅”里,在身不由己地旋转着,不得不忍受灼热地煎熬。

  她秀眉紧皱,心中哀叹,完了,自己已经成了“热锅”里的炖肉,性命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  云燕很后悔进入这个小洞里探查,不但没有看到一点儿希望,还要被无情地折磨,即将痛苦而亡。

  事已至此,后悔已经毫无意义,且不说陷入了可怕的“热锅”里,她即使不进来,也没有活路。还是那句话,只不过死的时间各异,死的地点不同而已。

  到了此时,张云燕确信,无论是“冰窟”还是这里,都是妖龙布设的害人机关。

  奇怪,那条妖龙到现在也没有出现,究竟在何处呀?

  或许,妖龙没有在洞府,不知道去了哪里,也不知道何时才回来。

  张云燕既痛苦又绝望,没有能力挣脱漩涡的束缚,就要葬身于此了。

  她恨害人的怪洞,更恨那条妖龙,布设了如此恐怖的妖法来杀人害命,真是凶残至极。

  将死之时,痛恨也没有用了,她只能被妖龙炖食。

  绝望中,云燕又为那些没有完成的誓愿痛苦,为遭此厄运深感沮丧……

  过了一会儿,水流渐渐地慢下来,也越来越热。

  张云燕尽管非常痛苦,却没有失去意识,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。

  漩涡终于消失了,还在不停地涌动,好像开锅一样滚烫滚烫的,身体内外难受之极。

  没有了漩涡束缚,云燕一刻都不能停留,飞快地游向进来的洞口,眨眼间冲了出去。

  奇怪,洞外的水和方才一样丝毫不热,尽管连通,却有着明显的温度界面,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。

  妖龙的魔法实在厉害,竟然把同一个洞里的水弄得冷的极冷、热的极热,布设了十分恐怖的陷阱,打造成了非常怪异的魔洞。

  张云燕摸了摸身上,竟然没有被烫伤,甚至肌肤都没有红肿,又惊诧不已。在滚烫的热水里,她理应被煮成熟透的炖肉,怎么会安然无恙呢?

  这又是一个不解之谜,令人惊疑,无法解释。

  不管怎样,她活下来了,身体毫无伤害,也有了一些安慰。

  云燕想到那个“冰窟”,想到反复出现的神秘之力,身心随之一抖。她不敢在此停留,害怕被再一次吸入恐怖的“热锅”里,急忙游走了。

  前进无路,她别无选择,只能沿着原路返回去。

  张云燕回到那个大岩洞里,依旧没有妖龙的身影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  两个小洞无路可通,整个洞穴是完全封闭的绝地,想逃离困境,没有丝毫希望。

  云燕死心了,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这里,等待妖龙出现,等待大限到来。

  她四下里看着,心中猜疑,整个岩洞已经探查遍了,并没有见到妖龙,不能不令人生疑。

  那家伙会在哪里呢?此洞无路可通,妖龙又是怎么出入的?

  看来,妖怪洞府还有秘密出口,已经被妖法封闭了。

  张云燕不知道那个秘密通道在何处,也没有能力打开。

  她尽管无能为力,还在四处巡视,心里也在祈盼,盼望那条秘密通道能自行出现,也好逃离险境。

  云燕如此年轻,那些肩负的使命还没有完成,远大的志向刚刚展开,还有许多事情要做,不能死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