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二三六章 中计

  阎小鹏死死地抓住红发鬼王,不住地苦苦哀求。此时此刻,这个魔鬼是保住性命的唯一靠山,是死里求生的唯一希望,无论如何也要抓住这棵救命稻草。

  在张云燕的威逼下,红发鬼王很紧张,也很畏惧。他痛恨毁灭洞府杀死同伙的仇敌,又为自己的性命担忧,感到左右为难。

  他遭受玉石沉重地打击,早已经吓破了胆,不敢轻易地和仇敌动手。他在犹豫,在观察,要视情而定。

  张云燕见大话赶不走红发鬼王,只好用行动威胁恶魔:“红发鬼王,你既然想求一死,姑奶奶就成全你吧,这就让你尝一尝宝贝的厉害!”

  话音刚落,她双手挥动故作姿态,眼睛盯着红发鬼王,希望魔鬼立即逃走,也好砍杀阎小鹏。

  红发鬼王见仇人就要动手了,顿时慌了神,急忙闪身躲到一旁,随时准备逃命。

  张云燕见有机可乘,立刻扑过去,挥起飞龙神刀砍杀活阎王。

  阎小鹏吓得灵魂出窍,鬼哭狼嚎地喊叫着。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飞一般地躲到红发鬼王身后,胖大的身子在不停地颤抖。

  红发鬼王眉头皱起来,不满地看了一眼活阎王,这不是引火烧身嘛。他立即盯住张云燕,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  魔鬼打定了主意,一旦事情不妙,立刻飞身而逃,求得自保才是最重要的,决不能管阎小鹏的死活。

  张云燕暗暗地叹了一口气,又威胁道:“红发鬼王,你是一心要找死呀,姑奶奶法宝一出,你就要灰飞烟灭了。你还不快滚,要待何时,难道非要成为阎小鹏的殉葬品吗?”

  张云燕见魔鬼没有逃走,正紧张地看着自己,有些失望,已经无计可施了。

  她不能放弃,行与不行都要演下去,咬了咬牙,哼道:“既然这样,姑奶奶就让你二人一起归西吧!”

  话音刚落,她便煞有介事地挥动双手,盼望魔鬼立刻逃去。

  红发鬼王非常紧张,急忙甩掉阎小鹏飞身躲避。

  活阎王见张云燕冲杀过来,嚎叫着扑向红发鬼王,又死死地抓住不放。

  红发鬼王眉头皱起来,这个丧门星是摆脱不掉了。

  张云燕害怕虚张声势的举动暴露真相,不敢攻击红发鬼王。在魔鬼洞府里的一幕记忆犹新,她第一次面对红发鬼王的时候,尽管有青虎帮忙,也没有能力和魔鬼抗争,这家伙可轻易地要了自己性命。

  现在,她面对吃人不眨眼的魔鬼,一时无法诛杀活阎王,不由得心焦气燥,十分无奈。她身陷绝境,报仇无望,又没有能力逃脱,后果不敢想。

  张云燕并不妄想除掉红发鬼王,也没有本事。她不敢奢望保住性命,因为无力逃脱魔鬼追杀。她只想杀死阎小鹏,完成十几年来的愿望,也死而无憾了。

  然而,在红发鬼王干预下,这个愿望很难实现,或许会空想一场。她一时没有了主意,除了恐吓已无法可施,可谓黔驴技穷了。

  张云燕身陷绝境,面对凶神并没有死心,也不放弃,要为报仇的誓愿努力奋斗。她依旧在虚张声势,恐吓红发鬼王,要寻机宰杀阎小鹏。

  红发鬼王很心虚,一直惶恐不安,仇人并不可怕,那件宝贝太厉害了。

  他余悸难消,洞府毁灭的瞬间太恐怖,威力之大,好似开天辟地;气势之恐怖,犹如天塌地陷,已经深深地刻画在心里,想起来就心惊胆战。

  他不敢和张云燕厮杀,也不敢逼得太紧,免得宝贝出手招来杀身大祸。

  红发鬼王紧盯着张云燕的一举一动,在不停地思索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对付仇敌,是走是留还在犹豫。

  他警惕地看着张云燕,劝道:“丫头,俗话说的好,听人劝,吃饱饭,你要为自己的后路想一想,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,还是住手吧。”

  “我和活阎王仇深似海,让我放了他,绝不可能!”

  “听我一句劝,咱们就此讲和吧。你和阎老爷之间的仇恨我不想过问,日后想怎样了结就怎样了结。不过,今夜不行,有我在此,不能任由你大开杀戒,暂且离去如何?”

  张云燕见红发鬼王依然畏惧,稍感心安。她不能放过阎小鹏,今夜必须除掉,否则仇人逃离此地休想再找到,为爹娘报仇会遥遥无期。

  再说,红发鬼王对她恨之入骨,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。他暂时不敢动手,是惧怕被宝贝伤害,一旦有了机会就会大发淫威。

  云燕深知,魔鬼现在想讲和,是在麻痹自己,在寻找机会下手,以报毁灭洞府之仇。

  阎小鹏见红发鬼王为了自身性命无意保护自己,更加慌乱。他没有了依靠,面对怒不可遏的仇人,只能自己想办法了。

  他没有能力抵抗,恐惧的目光扫视一下,趁张云燕和红发鬼王说话之机,拔腿就跑,飞一般地向楼下逃去。

  云燕愣了一下,随即大喊一声追杀过去。

  红发鬼王摇了摇头,一声叹息,也飞身而下。

  张云燕追到楼下,在惨白的闪电中,发现仇人已经到了屋门前,如同红了眼的猛虎直扑过去,要血刃活阎王。

  红发鬼王见阎小鹏已岌岌可危,稍一犹豫,便想趁张云燕不备之时,施展魔法偷袭仇敌。

  就在这时,“轰隆!”一声,瞬间地面翻转,张云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掉下去了。一转眼,地面又复平,好像没有动过一样。

  原来,阎小鹏启动机关,让可怕的仇人落入地洞里。

  张云燕十分吃惊,又非常悔恨,因为毫无戒备,腰部闪了一下,好像被尖刀刺了一样,疼痛难忍。恶魔在此,仇人未除,她已经顾不了这些,咬紧牙关想站起来。

  这时,地面的盖子打开了,红发鬼王冲进来把她抓住,随即被带上去。

  阎小鹏扑过来,抡起棍棒把张云燕打得昏倒于地,接着牢牢地捆绑起来。

  此时,小夫人云霞依旧在恐惧中,不过,情绪已有所缓解,虚弱的身子不再颤抖。她听着楼下的响动和喊叫声,秀眉紧皱,心惊肉跳,也很焦虑。

  她很畏惧,又不放心,想看看楼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夫君有没有危险。于是,她积攒一些力气,拖着两条难以支配的腿,把惊恐的身心从木质楼梯上缓缓地移到楼下。

  仇人被擒,阎小鹏惶恐的之心安稳下来。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接连吐了几口气,然后点上油灯,一楼有了亮光。

  在昏暗的灯光下,屋内显现出来,既阴森又恐怖。

  这里,陈设简单,只有桌椅。地面中间有一个方形大洞口,是阎小鹏预先布设的暗道机关。

  张云燕清醒过来,头部疼痛,秀眉紧锁,不由自己地呻吟几声。她想活动一下身子,却动不了,才知道被牢牢地绑在粗木桩上。

  她更加心惊的是,红发鬼王和阎小鹏就在面前,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。

  她见到两张狰狞的面孔,方才坠落的情景随之闪现,知道中了活阎王的诡计,已经被仇人捉住。

  云燕暗自哀叹,不但报仇的心愿落了空,自己也难逃一死了,已久的誓愿和肩负的使命都化为了泡影。她一阵心痛,涌出了无尽的悲愤和绝望之情。

  红发鬼王怒视着张云燕,骂道:“臭丫头,你已经死到临头,还是老实交代吧,那件宝贝藏在哪里,快交出来!”

  原来,魔鬼很想得到那件神奇的宝贝,已经搜过身了,没有见到那块玉石,有些奇怪,也很失望。

  张云燕怒道:“红发鬼王,你们不用得意,宝贝就隐藏在这里,你们是看不到的。姑奶奶随时都能呼唤出来,取了你们性命,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

  她没有能力抗争,也无法逃脱,只能恐吓。

  红发鬼王不屑地哼了一声:“丫头,不要张狂了,不等你施展,我一掌就要了你性命!”他很愤怒,“你这小女子太可恨了,不但毁了洞府,我二弟和三弟也死于非命。这毁洞害命之仇一定要报,就在此时!”

  魔鬼狰狞的面孔,愤怒的吼声,令“地狱”更加恐怖,无不心惊。

  接着,红发鬼王话锋一转,说道:“不过,你要是交出那件宝贝,圣主还能饶你一命,从此咱们不再为敌,各走各的路。你好好想一想吧,这是唯一的出路,是死是活就在于此,可不要为了身外之物丢了性命。”

  张云燕闻言深感震惊,听其言九幽圣君还活着,老四黑发鬼王也没有死去。

  玉石的威力惊天动地,瞬间把整个洞府都毁灭了,这三个家伙竟然逃得性命,足见本事何等非凡。

  她十分不解,这三个家伙是怎么从深深的地下逃出来的?

  这太意外了,也太不可思议了,令人难以置信。

  三个魔鬼并没有从那条地下河里逃出来,否则一定能见到。再说,几个家伙所处的位置也不会被玉石的妖法推入溪水里,只能是相反的方向。

  如此说来,九幽圣君和四大鬼王随同洞府坍塌,已经被埋在了深深的地下,毋庸置疑。这三个家伙能从深深的地下逃出来,真是命大呀,其本领也令人震惊。

  ( = 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