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一三七章 在劫难逃

  张云燕很想趁妖鹿昏睡之机将其砍杀,免得身受其害。

  她刚想动手,又犹豫了,恐怕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。此鹿既然是为她而来的,就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,必然会有行动。

  它看似在昏睡,很可能是表面的假象,其心里很明白,对周围的一切清清楚楚,对她的一举一动也不会放过,或许在盘算如何下手。

  云燕不能主动招惹妖物,若偷袭不成激怒妖怪,反倒会引火烧身,招来更大的祸事。

  张云燕看看周围,寂静无声,没有变化,连一只鸟儿一只飞虫都见不到。

  她看着“死去”的梅花鹿,依旧不解,还在猜疑。

  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,为什么不行动呀?它明明是自己走到这里的,之后就一动不动了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又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呀?

  这妖物既阴险又可怕,张云燕不敢在此停留,立刻起身悄悄地离去,趁妖怪失去知觉之时赶快逃命。

  “你走不了啦!”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来,听起来就在身边。

  云燕吃了一惊,停住脚步回头观瞧,梅花鹿一动未动,头也没有转向自己。

  她很紧张,又四处寻视,根本没有人。

  奇怪,说话声就在身旁,怎么没有人呀?

  云燕惊诧不已,那个声音清清楚楚,听得真真切切,是在威胁自己,而且凶得很。

  说话者到底是谁呀,难道是这只梅花鹿?

  这不可能,妖鹿或许就不会说话,何况已经失去知觉,一直没有动过,不会是它。

  这个地方太可怕了,也太诡异了,令人畏惧,不可停留,云燕转身就跑。

  “你跑不了啦!”那个声音又响起来,清清楚楚,就在旁边。

  张云燕又吃了一惊,四下里查看,还是见不到人影。她神情紧张,不知所以。

  那只梅花鹿一直没有动,姿势也没有变,目光闪亮眨也不眨,并没有转过头来看张云燕。

  既然没有人来,就不用怀疑了,云燕认定是梅花鹿在喊喝,更加畏惧。

  看来,妖鹿不用目视,凭借强大的感知力就能知道周围的事物与变化,掌握了云燕的一举一动。

  张云燕知道这家伙就要动手了,必须尽快逃离恐怖之地,否则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。她不再理睬“已死”的梅花鹿,撒腿就跑,希望能逃脱妖鹿地掌控。

  就在这时,那个声音又响起来:“你休想逃走!”

  声音还是那么清楚,就在身后,似乎已经追过来。

  张云燕非常紧张,一边跑一边回头寻视,没有见到人影。她看了看那只梅花鹿,不由得大吃一惊,那家伙不见了!

  咦,妖鹿本来已经定在那里,怎么突然消失了,而且是悄无声息地不见啦?

  云燕非常紧张,有了惧意,急忙停住脚步四处巡视,紧握飞龙神刀准备应对不测。

  她毫不怀疑,那只梅花鹿的确是个妖怪。从强大的感知能力和悄然而逝的神奇本领可知,这家伙修行深厚,本领超群,即使是赛太岁四兄弟,也不是其对手。

  看来,妖鹿已经谋划好了,就要采取行动了。

  危险逼近,张云燕神情紧张,惶恐不安。寻视中,她没有发现妖鹿,也没有可疑之处,连枝叶都一动不动。

  她更加忧虑,紧绷的神经依旧紧绷。

  云燕没有心思再管梅花鹿去向,立刻转身而逃,很快远离了恐怖之地。

  树林里,没有一丝风,闷热难耐,寂静中有了恐怖之情,众生灵无不心惊。

  原野上,鸟儿不飞,虫儿不鸣,只有一个惊恐的生命在狂奔逃命。

  突然,风声呼啸,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挡住去路。

  啊,是它!张云燕吓得急忙站住,看着突然降临的家伙,身子一抖瞬间惊呆了。

  这家伙突然现身,太令人意外了,何止意外,更让人恐惧。

  空降者身形瘦小,神情逼人,亮晶晶的眼睛闪着凶光,犹如凶神恶煞一般非常可怕。

  张云燕看着面前的凶神,又想起那只神秘的梅花鹿,更加惶恐。

  她很焦虑,难道这两个家伙是同伙,在合谋截杀自己吗?

  云燕非常紧张,暗自哀叹,一个妖怪都无力对付,两个妖怪轮番上阵,可怎么办呀,只有死路一条了。

  面对凶残的妖怪,她紧张到了极点,恐惧的情绪已达极致。

  她孤独无助神情沮丧,自己的命运为什么如此不佳,会接连遭遇凶神恶煞呀?

  空降者是何物,张云燕为什么如此恐惧呀?

  原来,突然飞临的家伙是一只猴子。这只猴子身体瘦小,目光炯炯,神情凶狠,咄咄逼人。

  张云燕看着凶狠的猴子,知道是个精灵,而且是个极其可怕的家伙。从自空而降的本领便可知道,这只猴子是个魔法高深本领超强的妖怪,她没有能力抗争。

  云燕没有忘记那只梅花鹿,不知道妖鹿和妖猴是不是同伙,不知道妖鹿又去哪里等着自己。

  妖猴和妖鹿都是害人的精灵,一个个凶残无比,为了一个弱小的生命竟然轮番上阵,如此大动干戈,也太可怕了。

  面对两个凶神恶煞,张云燕已经无路可逃,更没有能力抗争,只能垂死挣扎,后果可怕,性命将要不保了。

  她很悲愤,为自己即将离世而去深感痛苦和绝望,为无法完成肩负的使命十分内疚,无比哀伤。

  云燕想到两次进入阎府报仇都无功而返,还险些死去,既悲愤又沮丧。

  现在,她又接连遭遇妖鹿和妖猴,太可怕了,已在劫难逃必死无疑了。

  或许,这些不幸的遭遇是一种预示,在警示张云燕,此行十分坎坷,危险重重,报仇的誓愿无法完成。

  然而,她报仇心切执意不改,非要倒行逆施,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,或将死于非命。

  如果说这是一种预示,云燕也没有丝毫察觉,并没有这种意识。她为爹娘报仇雪恨不是一时地冲动,而是十几年来的夙愿,必须完成,对此毫无顾忌,决不会动摇。

  退一步讲,云燕即使知道报仇之事不可行,也会坚定不移地踏上征程,哪怕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,直至了结今生。

  这是秉性使然,是必须完成的使命感,她只要活着就不会放弃,会奋斗到底勇往直前。

  有生以来,张云燕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恐怖的险情,最终还是保住了性命,也有了立足于江湖的本领。

  哪知,她劫难未了,在复仇的路上又接连遭遇妖鹿和妖猴,太意外了,也太可怕了。

  灾难突如其来一个接着一个,云燕无力承受,难道报仇的心愿真的难以实现吗?难道真要丢了性命?

  紧张也好,恐惧也罢,事已至此,痛苦沮丧都没有用了,她只能面对残酷的现实,面对吃人的凶神。

  这只猴子的确不凡,皮毛闪亮,目露凶光,必是修炼有成的精灵。它眼珠转动盯着张云燕,一脸狰狞的神情。

  它一声冷笑,得意地看着面前的猎物,说道:“丫头,我正饥饿难耐,想不到你就送上门来,太好了,就用你来填饱肚子吧。”

  张云燕闻言更加惶恐,彻底绝望了。在如此凶恶的妖怪面前,她弱小得如同一条小虫子,只能任由宰割,被妖猴用来果腹了。

  已然这样,她只能面对,就算是一条小虫子,死前也要扭动挣扎一番。

  她狠了狠心,稳了稳紧张的情绪,两眼圆睁怒视妖怪,做好了应对准备。

  张云燕很想解开心中之谜,见妖猴要动手行凶,急忙喝止:“先不要动手,我且问你,你是何方妖怪,能不能报上名号?”

  妖猴哼了一声:“什么名号不名号的,我不稀罕那玩意,知道我是一只猴子就行了。再说,你很快就要死了,知与不知有何不同,问的不是多余嘛。”

  云燕没有理睬,又问道:“你和那只梅花鹿是什么关系?你们为什么要和我过不去,非要置于死地呀?”

  “梅花鹿?我不认识,也没有见过,休要胡乱猜疑。不要废话了,我腹中饥饿,还是老老实实地让我吃了吧。”

  话音刚落,妖猴便扑过来。

  面对凶残的妖猴,张云燕无路可逃,只能拼命一搏。她尽管无力抗争,也决不放弃,咬紧牙关要和凶神拼杀一番,即使杀不了妖怪,能砍上一刀也是好的。

  她左躲右闪挥刀猛砍,恨不得一刀结果妖怪性命。

  妖猴赤手空拳,十分厉害,蹿跳扑打非常灵活,根本伤不到它。相反,张云燕被连连击中,最后被打得倒地呻吟难以活动。

  妖猴笑了,神情得意又很不屑:“丫头,你这点儿本事还想逞能,也太不自量力了,还不如乖乖地让我吃了,省得挨打,也少些疼痛。当然,我也能省点儿力气,不用饿着肚子折腾到现在了。嘿嘿,今天运气还不错,抓到一个有些功底的人,可以补养一下了。我这就把你带回去饱食一顿,再好好地睡一觉,岂不美哉。”

  张云燕悲愤欲绝,在怒视妖怪。悲愤中,她暗自哀叹,已经身不由己,只能任由凶神宰割,必死无疑了。

  妖猴不再理睬,兴起一阵妖风带着猎物飞走了,很快不见踪影。

  张云燕失去了知觉,一直在昏迷中,命运如何一无所知。

  当她有了感知的时候,眼前一片昏暗,寂静无声,不知道身在何处。

  云燕支撑着坐起来,巡视中才知道是个岩洞,立刻紧张起来,不用说,这里就是妖猴的洞府。

  她四处观察,没有见到妖猴,既紧张又疑惑。

  奇怪,那个凶神恶煞去哪里了,难道是在别处休息呢?

  岩洞里,悄无声息,掉根针都能听见,光线微弱昏昏暗暗,气氛阴森恐怖,如同地狱一般。

  张云燕很紧张,还在寻视,洞里空空荡荡,没有任何发现,不知道妖猴在哪里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  忽然,她心里一动,神情紧张,有些惶恐,对自己是生是死有了怀疑。

  难道已经被妖猴杀害,自己的灵魂来到阴间啦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