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四六五章 恩人现身

  张云燕和虎妖厮杀,既紧张又小心,几个回合过去,依旧身于险情中。她见形势不妙,不敢再打下去,又为无法脱身焦虑不已。

  危机中,她灵感突现,抛出飞龙神刀直取虎妖,趁妖怪紧张应对之时转身就逃。

  忽然,黑暗中,风声凄厉,树摇枝断,一团强劲的妖气袭来,把张云燕打倒在地。

  云燕大吃一惊,没想到妖怪的魔法如此厉害,又这么突然,多亏离得远一些,否则不死也会受重伤。

  她更加吃惊的是,黑白飞龙神刀也退到身边,不知道是被妖气击退,还是回来保护自己。

  张云燕本想依靠飞龙神刀扭转败局,即使除不掉虎妖,也希望能借机逃走。哪知,妖怪有如此可怕的奇功异法,性命真要交待在这里了。

  将死之时,云燕不由得想到刘光明夫妻,还有那几个行凶的恶徒,一声长叹,十分无奈。她很想救出李氏小云,可惜已经没有能力了。

  云燕想起了危难中的何二宝夫妻,更加焦虑,害人的王五没有除掉,是她的罪过,可如何向何氏兄弟交代呀?

  更可怕的是,王五必定报复,会对何家兄弟下手,何家真要家破人亡了。这样悲惨的结局是恶徒们犯下的罪行,也是她张云燕的罪过,尽管是无意的,她也是恶人的帮凶。

  张云燕很悲愤,已经绝望了,握住飞龙神刀急忙站起来,紧张地看着跳到近前的虎妖。

  虎妖得意地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丫头,牛皮吹得再大也没有用,这回知道爷爷有多厉害了吧,想和我动手,你是瞎了眼睛!这两把刀还不错,是灵异之物,世间难寻呀,还是交给我吧,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  张云燕已经把心爱的宝刀视同生命,和自己不可分割,怎能送给妖怪呢。她宁愿一死,也不想以此来偷生。

  云燕深知,如果继续拼搏,自己或被欺凌,或死于非命,想逃走已经不可能。且不说这家伙痛恨自己,还盯上了飞龙神刀,不把宝刀弄到手是不会罢休的。

  现在还活着,云燕必须想方设法尽快脱身,不能用宝刀偷袭,还有什么办法来对付妖怪呀?

  张云燕很想用飞龙神刀刀法抗争,又怕招来更大的灾难,思来想去不敢施展。

  她急中生智,一声大喊:“师兄来得好,快帮我杀了此妖!”

  趁强敌惊疑寻人之时,云燕立即施展轻功,飞身而起逃离险境。

  虎妖寻人无果,见张云燕已经逃走,既吃惊又恼恨,怎肯放过,手握钢刀,纵身而起紧追不舍。

  妖怪轻功非凡,踏树腾飞紧紧地追赶,不杀了可恨之人怒气难消。

  张云燕没有办法摆脱追杀,又无力抵抗,眼睁睁要性命不保,已经绝望。

  忽然,有人大喊:“恶贼休狂,我来也!”随着喊声,一人飞落近前。

  “啊,果然有人!”虎妖吃了一惊,急忙收住轻功。他很快镇静下来,看看来者,怒火涌起,喝道,“又来一个送死的,好,爷爷连你一起打发啦!”

  他二人并不搭话,蹿腾跳跃杀在一处,刀剑相博十分激烈。

  张云燕很意外,又很吃惊,只不过随口喊了一声,想不到真有人来帮助自己。她无暇多想,十分感激,要不是此人相救,后果堪忧,很可能死在妖怪手里。

  此人来得太突然,又这么及时,有些不可思议,用一个巧字来描述,也过于轻淡了,或许是天意而为吧。

  来者是何人,竟敢冒死相救?

  张云燕仔细观瞧,黑夜里无法看清面容。朦胧中,她已有察觉,此人身形矫捷攻防利落,剑法娴熟神出鬼没,决非寻常的武林中人。

  云燕心情紧张,没有丝毫放松,深知妖怪力大刀重,武艺非凡,为救援之人担心。

  虎妖一边打一边问:“小子,听起来你还年轻,到底是何人,敢报上姓名吗?”

  他怒目圆睁,又很不屑,话语里充满了傲气和怒意。

  “哼,有何不敢,我久闯江湖,像你这样的恶徒见得多了,难道还怕你不成?你听仔细了,我乃凌云鹤白云飞,是你们的死对头。路经此地,见你行凶作恶,自然不会放过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凌云鹤呀,这个名号倒是有所耳闻,你的确不是寻常之人,听说武功还不错。白云飞,你遇到了爷爷,真是太不幸了,虽然有些名气,但是在我面前没有用武之地,敢和我作对,那是活到头了。”

  白云飞哼了一声:“恶贼,休要猖狂,还不知道是谁活到头了,拿命来吧!”

  虎妖更加来气:“小子,你真是吃了豹子胆,是一心要找死呀。今天,我要杀了你,让江湖上从此没有你这一号,方能消我胸中的怒气!”

  他二人不再搭话,挥剑抡刀拼力厮杀,恨不得置对手于死地。

  张云燕听说相救之人是大侠白云飞,深感意外,非常激动,也看到了希望,有恩兄在此,或许虎妖不敢那么猖狂了。

  自从在阎府里被白云飞解救后,张云燕便和大侠相识为友,结为兄妹。她很感激白云飞,那次要不是恩兄及时营救,早已死在仇人阎小鹏手里。白云飞对她恩重如山,可谓再生父母,会牢记一生。

  她很珍惜和白云飞的友谊,希望兄妹之情能深之又深,胜似亲兄妹。

  张云燕很想报答救命之恩,又没有能力,也没有机会,心存遗憾。自初次相遇后,她今天才和白云飞再次相逢,既意外又兴奋。

  现在,又是危难之时,白云飞和上次一样,如同神仙一般突然降临,解了云燕的性命之忧。

  此情此景神奇莫测,令人惊异,也令人遐想。这可能是天意吧,否则怎么会如此之巧就相遇了,还是在黑夜笼罩的树林里。

  张云燕眼睛湿润了,感激之情无法言表,盼望大侠能战胜虎妖,兄妹二人安然无恙。

  凌云鹤白云飞意外到来,实在蹊跷,前后之事联想起来,有些匪夷所思。看来,兄妹二人的缘分很不一般。

  白云飞和虎妖打得异常激烈,很快分出高低,凌云鹤的武功和力气相对于妖怪,还是差一些,难敌对手。

  虎妖胜券在握,神骄气傲,出手也更加凶狠,恨不得立刻制服对手。

  他已经打定主意,杀了白云飞后,便去捉拿那个女子,不管她是俊是丑,先发泄一番摧残其身心,然后再除掉,还要另寻美女欢度今宵。

  张云燕见形势不妙,非常紧张,要冲过去与白云飞合战虎妖。

  忽然,白云飞闪身跳到一旁,喝道:“贼子,休要得意,你死期到了,让你尝尝‘飞云疾风剑法’的厉害!”

  霎那间,随着利剑舞动,飓风骤起,雾气弥漫,呼啸着向虎妖冲压过去。风云之强盛,如波翻浪涌,十分惊人,好似摧枯拉朽一般,要吞噬面前的一切。

  虎妖稍一愣神,不敢再小瞧对手,急忙施展妖法应对。只见,阴风呼啸,飞沙走石,残枝枯叶随风翻腾,既护住自身,又向白云飞冲去。

  顿时,树林里,云雾风沙绞杀在一起,激起雷鸣般的巨响,震得大地微颤,粗大的树枝纷纷折断,气势之恐怖,惊天动地。

  张云燕见他二人以奇功相博,气势汹涌撼天击地,非常紧张,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为恩兄的安危担心。她做好了准备,危机之时,即便一死也要冲过去拼搏一番。

  树林里,啸声凄厉,响如雷鸣,气势之恐怖,令鬼泣神惊。

  绞杀中,胜负已露端倪,白云飞的功力不及对手,风云之势已被逼得减弱退却。他很紧张,知道无法支撑下去,不得不想退路。

  形势可怕,恩兄危急,张云燕不能再等待了,要冲过去施展“飞龙神刀刀法”,与白云飞共同抵御虎妖攻击。

  忽然,形势有变,凌云鹤一声大喊:“师父,快帮助徒儿杀了这家伙!”

  张云燕心里一震,想不到有高人到此,十分高兴,兄妹二人的性命无忧了。

  她不再紧张畏惧,秀眼圆睁四处寻视,尽管不知道白云飞拜何人为师,也绝非凡人,必是一位世外高人,对付虎妖不在话下。

  虎妖听说白云飞的师父来了,吃了一惊,立刻紧张起来,急忙收住妖法跳到一旁,防备来人偷袭。

  白云飞趁机纵身而起,施展轻功飞快地逃去。

  虎妖巡视无果,知道又受骗上当,顿时怒火升腾,气得大骂。他怎肯放过该死之人,随即纵身而起踏树飞奔,一边怒骂一边追杀,发誓要取了对手性命。

  原来,白云飞知道不敌对手,再打下去后果可怕,趁着尚未溃败之时,一声大喊骗过虎妖,立即飞身而逃。

  他见妖怪追来,心中暗喜,被追杀之人可以无忧了。他也有些担心,不知道能否摆脱强敌,轻踏树林飞奔而去,不敢稍停。

  虎妖受骗上当,怒火升腾,一心要杀掉可恨之人。他在喊叫怒骂,在奋力地追赶,决不让对手逃去,否则胸中的怒火无法抚平。

  ( = 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