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八一九章 是它!

  洞里,昏暗寂静,恐怖的气氛更浓,这是吃人的“地狱”,眼睁睁要吞食年轻的生命。

  那条白骨一节一节连续地从主根处钻出来,长长的没完没了,被几条根须推向洞壁下面。

  那几条根须似乎长了眼睛,准确地缠住白骨,准确地送了过去,此情此景太可怕了,也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那条长长的白骨终于完全落下来,张云燕和王晓麟看到最后钻出来的头骨,吃惊地叫起来。

  只见,这条白骨很长很长,还有四肢,四肢上长着尖爪,更奇怪的是,头骨上有一只弯曲尖利的犄角,十分显眼。

  刘文玉被惊动,也起身观看,吓得浑身颤抖惊叫起来,立刻闭上眼睛,转过身去又坐在地上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瞥了文玉一眼,随即又紧盯着那条白骨,不敢分心,严防突发险情。他们看着那条节节相连长长的白骨,还有四肢和长着犄角的头骨,惊诧不已,也有了猜疑。

  猜疑中,他们有些醒悟,从白骨的形状和粗壮的四肢,还有长有犄角的头颅来看,似乎并不陌生,立刻联想到那个似蛇非蛇的妖怪。

  奇怪,这是那只怪兽吗?如果是它,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啦?难道它是有意变成这副模样,想以此来迷惑他们,寻机杀害三个猎物吗?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更加紧张,紧盯着“白骨精”,不敢有丝毫松懈,严防被妖怪攻击。

  那条长长的白骨一动不动,看上去没有活的气息。它在等什么,难道是在等待猎杀洞内之人的机会吗?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十分不解,他们已经被困在妖洞里,迟早是死,还有什么机会可等的,凭怪兽的本领和妖法,收拾三个猎物绰绰有余。

  如果不想动手,它可以静待三个猎物自行死去,也没有必要现身,到那时可随意索取。

  它既然现了身,也没有必要变成这幅模样来吓唬人,只管施展妖法,收拾面前的猎物毫不费力,何必多此一举呢。

  奇怪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它是不是那个似蛇非蛇的怪兽呀?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无法确认,只能猜疑,只能等待,等待“白骨精”动手,和可怕的妖怪拼搏一场,直至死去。

  洞里没有一点儿声音,变得死一般的沉静。静得阴森,静得恐怖,令人心神难宁。

  刘文玉紧闭双眼,蜷缩在地上,身心在不停地颤抖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没有注意刘文玉,也无暇顾及,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可疑又可怕的白骨,满心疑惑,还在猜想。

  洞里昏暗寂静,那条白骨一动不动,依旧停留在洞壁下面,没有任何反应。它对面前的三个猎物似乎并不关心,看不出来行凶肆虐的迹象。

  奇怪,它既然要出现,为什么对三个猎物无动于衷呀?它如果无心于到手的猎物,又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呀?

  如果是想恐吓猎物,也没有必要;如果是

  闲得无聊,要来这里和猎物相伴,更是无稽之谈,敌对双方见了面,只能是仇恨,是厮杀,是死亡。

  这条白骨的出现的确很奇怪,让人无法理解,紧张猜疑,不知所以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看着那条可怕的白骨,看着周围那些散落的骨头,在猜疑,在议论。他们也在等待,等待那个“白骨精”急不可耐之时行动起来,拼尽全力厮杀一番。

  洞里依旧昏暗无声,静得令人心惊。那条长长的白骨依旧一动不动,看来对洞内的一切的确无动于衷。

  奇怪,它如果只想呆在那里,也应该有个目的,究竟是为了什么呀?再说,这家伙也没有必要变成这副模样来恐吓猎物,更没有必要以此来博得猎物同情,到底是何居心呀?

  观察中,张云燕和王晓麟还在猜疑,也有了新的看法,从外形来看,这条白骨应该是那只似蛇非蛇的怪兽。或许,它和那些散落的白骨一样,已经死去,现在只落得一身骨架而已。

  如果这是真的,这只怪兽又是被谁吃掉的?这个妖怪那么凶残,谁又能吃了它呀?

  看来,这棵怪异的大树不是那只怪兽的洞府,还有一个更厉害的妖怪在此隐居,那家伙才是害人的元凶。那只怪兽不是主动进来的,而是被那个更厉害的妖怪抓进来的,才落得如此悲惨的结局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看着只剩下白骨的怪兽,心寒身冷,更加紧张畏惧,不知道那个从未露面的妖怪是什么样子,有多厉害,也不知道那家伙是什么东西修成的精灵。

  他们尽管很畏惧,也想见识一下那个妖怪,起码能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。

  洞里,昏暗沉静,时而有了轻微的呻吟声,那是刘文玉不由自己发出来的恐惧之情。嶙嶙白骨,恐惧的呻吟声,令“地狱”更加阴森可怕,无不为之心惊。

  怪兽的骨架自出现后,一直没有动,的确已经死去了。这棵怪树的根系也没有动,不知道是忘记了三个猎物,还是在积蓄,在等待,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想等来什么机会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知道妖怪没有忘记他们,也不会放过到手的猎物,不敢放松警惕,还在观察寻视。

  他二人见洞府的主人一直没有露面,又疑惑满腹,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别的妖怪呀?如果有,他为什么还不现身,至少应该显示一下自己,不应该默默无闻呀?如果没有其他妖怪,又为什么会把凶残的怪兽吃掉,还几次把他们三个人抓进来,非要置于死地呢?

  这里面的确有很多不解之谜,有很多隐藏的秘密,令人猜疑,令人恐惧,又不知所以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回想来到这里的遭遇,一次又一次被捉和逃生,现在又被关进深深的地下……都是这棵怪树所为。它的树干和叶片,还有根须,都是捕捉猎物的工具。

  那两只惊叫的鸟儿,那只可怕的怪兽,还有他们三个人,都是被这棵大树吸进来的

  。那两只鸟儿和怪兽已经被大树消化掉,最后剩下白骨被排出来。

  他们三个人有幸砍伤了树干内壁,才被喷吐出去,否则会是同样的下场。

  然而,怪树并不死心,改变了手段,不再吞食他们,又伸出根须把猎物抓进来,还是要置他们于死地,不达目的不会罢休。

  接着,怪树喷吐白色粘液,要把三个猎物融化,却被飞龙神刀破了控制机关,没能得手。

  怪树没有善罢甘休,又变换手段,用美丽的鲜花、动听的旋律,还有迷人的芳香,要让三个猎物迷昏而亡。哪知,他们三人就要死去之时,恐怖的妖法又被飞龙神刀破解,还是没有得逞。

  接着,怪树把他们关入了更深的地下洞穴,三个猎物没有死去不会收手,不知道接下来要施展什么样的手段,来毁灭三个年轻的生命。

  他们几次挣脱,又几次被捉,一直在奋力地挣扎,最终还是没有逃出怪树之手,年轻的生命真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看着那条长长的白骨,还有那些散落的骨头,一阵心寒。不用说,这都是被大树吃掉的飞禽走兽,还有本领非凡的精灵。

  想到此,他二人更加不解,这些飞禽走兽和这只怪兽被吃掉,到底是大树所为,还是被那个隐藏的妖怪杀死的?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看着那条长长的骨架,还有那些散落的白骨,非常紧张,也在猜疑。他们还不能确认这些生命都是被怪树害死的,或许这里暗藏着一个更厉害的妖怪,甚至是几个害人的家伙。

  不过,那个似蛇非蛇的怪兽的确进入了粗大的树干里,是张云燕亲眼见到的。

  现在,这条头上长有犄角的骨架就在面前,可以认定是那只怪兽。怪兽的骨架就是从大树的主根处排出来的,也是亲眼所见。就是说,这只怪兽进入树干后并没有到别处去,经过大树消融后,剩余的骨架又被排出来。

  问题来了,如果说不是这棵大树所为,而是另一个或者几个妖怪在害人,那些家伙又躲在哪里呀?如果说就在树干里,他们长得什么样子,怎么能这么快就把怪兽吃得一干二净呀?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想到自身的可怕经历,心惊胆战。他们就是被这棵妖树吸进来的,先后两次在灼热的粘液里挣扎,深知那里面有多可怕。

  看来,那个似蛇非蛇的家伙是个修行浅薄的精灵,没有能力挣脱恐怖的险境,才遭受了灭顶之灾。

  说起来,他们三个人能免遭和怪兽一样的厄运,真是万分侥幸,不敢想象。

  张云燕和王晓麟看着这条长长的白骨架,依然心有余悸。他们还没有逃出恐怖的“地狱”,最终还是要遭受和怪兽一样的结局。

  在苦苦地挣扎中,他们面对了一次又一次恐怖的妖法,遭遇了一个又一个危机险情,并没有看到隐藏的妖怪,都是这棵怪异的大树在伤人害命,在肆虐横行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