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七一九章 恶徒逞凶

  张晨辉怒不可遏,毫无顾忌,一心要营救女儿云霞。他一声怒骂,把欺人的家伙打倒在地,急忙探视女儿,猛然惊呆了。

  就在这时,那个男子爬起来,要和张老爷厮打,既要发泄怒火,又要占有美女。

  那家伙刚爬起来,孙氏秀萍跑进屋内,挥拳便打。

  那个人又挨了重拳,大吃一惊,见这对中年夫妇如此厉害,哪敢反抗,忍着疼痛落荒而逃。

  孙氏已经顾不得追赶,急忙过来看望女儿,瞬间也愣住了。

  被救女子既惊喜又感激,向二位老人施礼道谢。

  这个女子不是沈云霞,而是杨宏霞,难怪三个人见了面都非常意外。

  就在这时,杨宏清赶到这里,见到爱妻宏霞悲喜交加,泪流不止,向张晨辉夫妇谢了又谢。

  张晨辉惦记女儿,更加焦虑,急忙跑去寻找。

  孙氏正要离去,被宏清叫住,让她留下来陪伴妹妹宏霞,自己提刀去寻找沈云霞。

  孙秀萍和杨宏霞哪能坐得住,也一起去寻找沈云霞。她们正四处寻找,巧遇张云燕,便把云霞不见之事告知。

  ……

  张云燕心急如焚,飞身腾跃不敢停歇,在四处寻找,没有见到云霞的身影,焦虑不已。她心里没有了一切,也没有了任何人,只有云霞妹妹,必须找到妹妹,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杨宏清和杨宏霞夫妻二人怎么会来到此处,又是如何遭遇贼人的?此事还要先交代一下。

  ……

  上次,杨宏清夫妻俩寻亲未果,还险些被浑天元圣及郎三伤害,想起来便觉后怕。随着时间推移,两颗受伤的心灵才渐渐地平复,他二人又恢复了往日的欢笑。

  一天,杨宏霞听到了有关亲人失散的消息,思念之情又起,在不时地伤心落泪。随着时间流逝,她的思念并没有淡去,想起来的时候依旧流泪叹息。

  杨宏清看在眼里疼在心上,见宏霞如此思念,心情苦闷,决定再陪她外出走一走,即便找不到亲人,也可以散散心,让爱妻能有一些安慰,不再这么伤感。

  兄妹俩准备一番后便动身了,来到亲人可能的居住之处打听,还是没有结果。

  杨宏霞很失落,也很伤心,又流下泪水。

  杨宏清只能安慰,陪同她一路游玩来到此地。他们听说有座宝华寺,景色秀丽,名闻遐迩,便来此观赏游玩。

  大雨之时,他二人在寺院里躲避,之后又出来游玩赏景。

  雨后地面湿滑,在一处斜坡处,一位来此上香的老婆婆不小心滑倒了,又滚下坡去。

  杨宏清急忙下去把老婆婆搀扶起来。他见老人家浑身是泥,膝盖处已经磨破渗出血来,立刻背起她向寺院跑去。

  他与小和尚一起把老人伤处清洗干净,又敷药包扎,等到老人和同村乡亲坐车离去后,才回来找宏霞妹妹。谁知,妹妹已经不在那里,不知道是去寻找自己,还是去了别处。

  杨宏清到处寻找,始终不见宏霞

  妹妹的身影,十分焦急。

  后来,他听到有女人喊叫,急忙循声找来,正遇到从屋内逃出来的恶徒。宏清听到屋内的喊叫声,知道这家伙不是好东西,厮打中没有抓住恶徒,又逃走了。

  他不知道屋内女子是不是爱妻宏霞,也惦记那个女子的安危,急忙进入屋内探望。他见此女子正是爱妻,已经被张晨辉夫妇救下,紧张焦虑的心才放下来。

  ……

  杨宏清非常感激张晨辉夫妇,得知沈云霞也不见了,急忙帮助寻找。

  杨宏霞怎么会遇到恶徒呢?

  ……

  原来,宏霞独自在那里等候宏清哥哥回来,有些寂寞。她看到一只漂亮的蝴蝶落在一朵花上,心中一喜,悄悄地过去抓那只蝴蝶,哪知脚下一滑坐了个屁股墩。

  蝴蝶受到惊吓,立即飞跑了。

  杨宏霞秀眉一皱爬起来,看了看裙子,还好,这是一片草地,没有沾上泥土,不过草地上的雨水已经把裙子弄湿了。

  她看了看,透过湿漉漉的裙子,内裤已经显露出来,气得叹息一声,这多难堪呀。没有办法,她只好把湿处撑开,先将就一时吧。

  就在她摆弄湿裙的时候,忽然有人说话:“小姐,你能帮个忙吗?”听起来很急促。

  杨宏霞抬头观看,是一位男子,神情很焦急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她问道:“你怎么了,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呀?”

  那个人眉头紧皱,说道:“唉,我妹妹不小心被蛇咬了一口,伤处已经流血,需要处置。小姐,你能帮一帮吗?”

  杨宏霞听说是被蛇咬伤了,吓了一跳,说道:“你妹妹受了伤,还到处跑什么,快送到寺院请人治疗包扎呀。”

  那个人叹了口气,显得很无奈:“我都要急死了,本想先挤一挤血,然后再请人敷药包扎,可她伤的不是地方,那是……唉,那里不是我能动的,也不是和尚能帮忙的。”

  杨宏霞有些不解:“她伤在哪里呀?”

  “是……是屁股。”

  这地方的确是男人应该回避之处,他感到为难也很自然。杨宏霞为那个受伤的姐妹着急了,一时又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她看了看,还是不见宏清哥哥的影子,叹了口气:“我很想跟随你去看一看,可是我还要等人,离不开呀。”

  那个人说道:“小姐,我妹妹是被蛇咬伤的,必须尽快处置,耽误不得呀。这样吧,你去给她清伤包扎,之后我们兄妹俩陪你等人,如何?”他哀求道,“小姐,你行行好,快帮帮我们吧!”

  杨宏霞也很着急,救人要紧,不好再推辞,立刻随他而去。

  他二人走了一会儿,来到竹林旁边的一座房子里。这座房子正是张晨辉一家人避雨的地方。

  宏霞进入屋内巡视,除了柴草并没有人。她很疑惑,看了看那个人,问道:“你妹妹在哪里呀?”

  那个人嘿嘿地笑起来,看着杨宏霞,说道:“我妹妹就是你呀。”他满脸淫容,十分得意,过来便

  把宏霞抱住了。

  杨宏霞才知道受骗上当,也悔之晚矣,在极力地挣扎,拼命地喊叫,却没有能力摆脱恶徒纠缠。

  那家伙劝道:“妹妹,不要喊了,这里没有人,你喊破嗓子也没有用,还是安下心来陪我玩一玩吧。我也是为了你好,你一个人多寂寞呀,有我陪伴,会很高兴的。你放心,我不会把你怎样,过后咱们就各奔他方,什么事都不会有的。”

  杨宏霞怎能听进他的劝说,一直在挣扎喊叫。她没有力气反抗,无法挣脱恶徒之手,眼见要被欺凌,既恐惧又绝望。

  危急之时,张晨辉和孙氏秀萍被惊动,急匆匆地赶过来,打跑恶徒救了宏霞。

  ……

  且说张云燕,她时而腾跃,时而奔走,一直没有停歇,在到处寻找云霞妹妹。妹妹失踪,她万分焦急,心中慌乱,浑身是汗,已经顾不得这些,还在四处寻觅。

  在焦急忧虑之时,云燕遇到了张晨辉和杨宏清,他二人也没有见到沈云霞。三个人巡视周围,望着山林,急切之情可想而知。

  张晨辉叹道:“寺院周围已经寻遍,并没有云霞,她会不会被人劫到山上去啦?”

  杨宏清看了看不远处的山坡,摇了摇头:“不会吧,那里如此陡峭,一个人都上不去,更不要说再带上一个人。”

  张云燕被提醒,望着绿意覆盖的小山,说道:“这里没有,只能去那里看一看了,要是真被劫到山上,此贼必不一般,一定是个很难对付的家伙。”

  云燕叹了口气,不管怎样,都必须尽快找到云霞妹妹,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。她纵身而起跃上山顶,如此超凡的本领,让张晨辉和杨宏清惊诧不已。

  山顶上高低不平,到处都是石头,稀稀拉拉地生长着大大小小的树木。这里本该是鸟儿的乐园,却见不到一只鸟儿飞鸣,连虫儿的叫声都听不到,十分幽静。

  张云燕四处寻找,走遍了山顶也没有见到人影。她急得擦了擦了汗水,继续寻觅,忽然听到有微弱的呜呜声,不由得一惊。

  那是什么声音,难道是野兽的叫声?

  这里山坡陡峭,那些兽类上不来,不可能有野兽。

  那声音既不是野兽,又不是鸟儿的叫声,会是什么呢?

  张云燕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,不管怎样都要去查看清楚,不能遗漏一点儿可疑之处。

  她循声走去,在一块耸立的巨石旁边,有几簇低矮的小树丛,枝叶繁茂,绿意浓浓。呜呜的叫声就在树丛后面,听起来很惶恐,也很急切。

  张云燕听出来了,树丛后面有人,那是人的哼叫声,还有男人的嬉笑声,急忙跳过去查看究竟。她两脚刚落地,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,瞬间愣了一下。

  只见,一个男子把一个女人按在地上,正在撕扯衣裙。那个女子的嘴被堵住,在呜呜地哼叫,拼命地挣扎。

  张云燕看到那个女子的第一眼便认出来,正是无处寻找的云霞妹妹,果然被人强行欺侮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