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二九二章 千钧一发

  张云燕看了看还有两丈远的湖水,哀叹一声闭上眼睛,真是命运不济呀,眼看就能投身于湖水里,却被凶神恶煞残酷地阻断了。

  命,这就是命呀,不认也得认了。

  有生以来,云燕的经历十分坎坷,遭遇了无数的艰难险情,一直不承认是命运所至,也不能承认,否则没有勇气活下去了。

  然而,现实太残酷,不管是不是被命运左右,她也不得不走向生命的终结点,还有无情地蹂躏。

  黑煞星骂道:“臭丫头,你还想逃跑,做梦去吧,爷爷就是抓不住那家伙,也决不会放过你。丫头,爷爷这就把你制服,然后扒光衣服,好好地欣赏玩耍一番。等到爷爷心满意足后,再一点儿一点儿地吃了你,让你痛苦不堪,生不如死!”

  云燕闻言十分恐惧,愤怒不已。她不能让黑煞星得逞,必须想办法让妖怪断了可恶的念头。

  急切中,她说:“妖怪,姑奶奶今天栽到你手里,如何处置都认了。我且问你,还敢让我呼唤宝贝吗?”

  看来,张云燕还想以此来拖延时间寻求机会,在苦苦地挣扎。

  黑煞星气得哼了一声:“怎么,你还想耍戏爷爷吗?真是病了吧?”

  “少废话,隔空取物的咒语姑奶奶已经想起来了,一定能把宝贝唤来。你说个痛快话,敢不敢让我再呼唤一次?”

  玉龙湖近在咫尺,张云燕为了实现心愿,想用激将法来争得时间,尽管很短暂,也不能放弃,还要努力一番。

  黑熊精撇了撇嘴,很是不屑,连正眼都不看她:“丫头,你已经死在眼前,还有什么不敢的,我就答应这个要求,也算是送你上路的礼物吧。哼,爷爷早已看穿你的骗人伎俩,就是吹破了天,也休想逃出爷爷之手!”

  说归说,他还是想得到宝贝,尤其那件用来称霸世界的摄魂宝瓶,尽管不抱多大希望,也希望能如了心愿。

  “那好,姑奶奶这就让你长长见识。”

  张云燕要延续短暂的生命,争取藏身于湖水里只是其一,还有另一个心愿。

  她知道,尽管湖水近在咫尺,有妖怪阻隔,也如同相距万里,没有多大信心,真要被黑煞星随意宰割了。

  云燕想继续演“戏”,也是为了救李有田一家人,想给李家四口争取更多逃命的时间。她听到了喊叫声,知道是李有田,想不到李家人没有逃走,还在这里,真要命呀。

  张云燕已是将死之人,不能再搭上李家四口,必须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,能够逃命。

  那个偷袭黑煞星的人正是李有田。他见张云燕和黑煞星已经打到湖边,也悄悄地来到树林边上观察。

  李有田见恩人被黑煞星踢倒,又被可怕的钢刀逼住,吓得魂飞魄散。他知道张云燕就要死去,又无力救援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恩人被妖怪杀害,心中痛苦,流下泪水。

  李有田听到了张云燕和黑煞星的对话,不知道恩人是否真有宝贝,是否有隔空取物的本领,既疑惑又焦虑,也有了一点儿希望。

  他祈盼恩人所言是真的,在性命攸关之时能力挽狂澜,扭转险情战胜妖怪,能够活下来。

  李有田听到了张云燕的两次呼唤,没有见到宝贝出现,险情也没有丝毫改变,已岌岌可危,命悬一线。

  他意识到张云燕没有宝贝,是在欺骗妖怪,心情更加焦虑,面对恩人即将死亡,身冷心寒颤抖不止。

  李有田一直在想着如何帮助恩人逃脱险境,怎奈本领不济,难如心愿。

  他很想冲过去阻止妖怪施展暴行,知道是去送死,不但救不了恩人,自己也会惨遭杀害。

  惨痛的悲剧即将发生,他没有能力改变,苦不堪言。

  张云燕第三次呼唤宝贝,还是没有出现,眼见黑煞星就要动手,悲剧即将发生,接下来……惨不忍睹。

  李有田万分焦急,已无所顾忌,抓起一块石头打过去,真是巧得很,正中妖怪的鼻梁骨,阻止了血腥地杀戮。

  他没有改变死亡的险情,也没有帮助张云燕逃生,却迟缓了死神的脚步,让恩人暂时得以活命。

  李有田已经被黑煞星发现,没有能力逃生,只能豁出一死,听天由命。

  还是那句话,王氏和两个孩子能活下来,他已经很满足,自己的生死已无足轻重。

  再说张云燕,她故技重施,延续着短暂的生命,不止是为自己的心愿冥思苦想,也是为李有田一家逃生争取时间,越长越好。

  她知道李有田还没有逃走,喊道:“李兄,快跑,要快呀,妹妹就要呼唤宝贝了,你快逃命去吧,免得殃及于你!”

  黑煞星知道张云燕是让偷袭者逃走,也被含糊的话语迷惑,不知道是否真能唤来宝贝,不知道那些宝贝是否这么厉害,真能危及到自己和周围的生命。

  妖怪不怕李有田逃走,相信很快就能抓住,美娇娘和孩子依然是囊中之物,故而没有动。他在紧张地观察,防备突然地变化,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性命。

  李有田明白张云燕的用意,见恩人将死之时还为自己的安危焦急,既感动又无助,也为恩人的生死焦虑不已。他救不了恩人,自己也难逃一死,这是即将发生的悲剧,也是必然的结局。

  他不想让张云燕为自己分心焦虑,立刻向树林里退去,这是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李有田知道没有能力逃生,不想远远地躲避,更不想给妻儿们带去灾难险情,就近躲在一丛小树后面,观察事态变化。

  他默默地祈求苍天能眷顾恩人和李家,能有惊无险逃得性命。

  张云燕见李有田离去,紧张的心稍有缓解。她看了看黑煞星,妖怪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于是默念痛骂的“咒语”,煞有介事地挥动双手,似乎在施展隔空取物的搬运大法。

  她看看面前这片安静下来的树林,盼望李有田一家已远离险境。

  张云燕看看黑煞星,妖怪正对自己怒目而视,想从吃人的钢刀下逃走,不亚于登天之难,或可说是美好的梦幻。

  云燕暗暗地叹息一声,接着喊道:“我的宝贝,快点儿来吧,快施展你们的威力杀了这个妖怪吧!”

  黑煞星紧张地望着湖中小岛,那里依然寂静无声,除了鸟儿时起时落,没有活动的影子,也不见任何东西飞来。

  他紧张的神情松弛下来,也为寻求宝物的心愿落空感到失望。他心中恼恨,不屑地看着张云燕。

  张云燕没有理睬妖怪,还在寻觅。

  黑熊精更加来气,哼了一声:“丫头,连个鬼影都没有,你还看什么呀?你的‘戏’早就演砸了,再演下去还有意思嘛,还是让爷爷来帮你收场吧。”

  张云燕见黑煞星又要动手,急忙说:“你不要着急嘛,搬运大法非同一般,要呼唤三次才能到来。再耐心地等一等,三次呼唤之后,你自然会见到宝贝。”

  黑煞星气得哼了一声,满脸都是不屑之情:“好吧,我既然答应你,就好人做到底吧,让你于人世间再表演两次。这是你和人间诀别地演出,很珍贵,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,否则可就没有机会了。丫头,你听明白了,两次过后,你就是千求万拜,爷爷也不让你再欺骗下去!”

  一线希望落了空,妖怪没有了心情,只想发泄胸中怒气,还有对美女的欲望之情。

  张云燕没有理睬,要尽量拖延时间,给李有田一家争取最大的活命机会。

  第二次施展的隔空取物之法没有唤来宝贝,不但张云燕心知肚明,黑煞星也已看穿鬼把戏,对仇人煞有介事地表演觉得很可笑,也更加恼恨。

  妖怪怒目而视,闪动着不屑的神情,只等张云燕第三次表演完毕,立即动手。

  他不想和仇人浪费时间,耗费无用的精力,何况心中的欲望在升腾,辘辘饥肠也在催促,逃走的猎物还要寻拿。这些都是必须做的事情,他要尽快行动。

  张云燕两眼圆睁,含情脉脉,巡视着周围的山山水水、树林草地……

  这是离开人世的最后一眼,她贪婪地望着面前的一切,觉得是有生以来见到的最美丽的景色,就是一棵树木,一束小草,也都那么可爱。

  这里的山山水水陪伴了云燕的童年,想不到,年轻的生命即将葬送在故土家园,太悲哀了。她梦想难圆,对故乡亲情既留恋又伤感……

  活着真好,何况还有未了的誓愿,张云燕心中涌起了无尽地难舍与留恋……

  活着虽好,却不能活了,她的生死已被面前的妖怪掌控,即将取走性命。

  誓愿未了,也只能未了,云燕没有了活的机会,只能怀着悲愤和不甘的情绪离开人间。此后,没有人为张林两家报仇寻亲,也没有人为她报仇雪恨,结局惨痛,无力回天。

  这就是现实,是无法扭转的残酷现实,张云燕没有能力自作主张,即将被催命鬼送上不归路,诀别于人间……

  ( = 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