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六十章 路遇不平

  张云燕来到街上,一边走一边观察,心中有了无尽的伤痛。

  城里,被战火焚毁的房屋还在,破损的建筑比比皆是。

  人们正在忙碌,为遭受战争的蹂躏悲愤不已,也有了胜利的欣慰,在享受难得的安宁。

  张云燕一路走来,看到了被战火毁坏的房屋,残垣断壁随处可见,百姓们流着痛苦的泪水,充满了悲伤的情绪……

  为此,她无不感到心痛。

  云燕尽管是个局外人,也悲愤不已,很同情这些饱受战争之苦的平民百姓。

  这一人群是最痛苦的,在战后的生活中,依然要为生存挣扎,饱受煎熬。

  云燕憎恨九天神鹰一伙害人的妖怪,憎恨战争的罪魁祸首应天国国王,恨不得把那些祸乱于世的家伙都除掉。

  她渴望异界的土地上从此没有战争,百姓们能无忧无虑地生活,到处都是平安祥和的景象。

  张云燕想到这场血腥的战争,既悲伤又愤怒,依旧有些后怕。如果战争狂人和妖怪们的罪恶行径得逞,百姓们将遭涂炭,异界的大地上会永无宁日。

  还好,尽管这场战争很残酷,损失很惨重,但是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,阻止了罪魁祸首们的狼子野心。

  她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祖国,那里也是烽烟四起战火不断,百姓们深陷于苦海中。相隔数千年的两个国家,都无法避免战争的威胁和创伤,实在可悲,令人伤感。

  张云燕想起家乡连湖村,想起丢失的云霞妹妹和寻妹未归的云天哥哥,又是一阵心痛,思念之苦苦不堪言。

  她想到肩负的张林两家亲人赋予的使命,想到仇人阎小鹏和冯家宝,悲愤满胸。那两个恶霸不但害了爹娘和义父,还伤害了许多百姓,可谓罪恶滔天,必须铲除。

  云燕想到为爹娘报仇之事,一声哀叹,有些沮丧。

  十几年来,她第一次回到家乡,要宰杀恶霸阎小鹏为爹娘报仇,没想到,在家乡的玉龙湖边遭遇了黑煞星和那条白色妖龙,险些死在两个妖怪之手。

  她侥幸活下来,身心饱受伤害,没有能力去阎府报仇了,只好饮恨离去治疗调养。

  这次,她赶奔家乡要一举杀了阎小鹏,哪知又被黑煞星抓到黑虎山,又险些被妖怪收取灵魂惨遭杀害。

  她尽管逃得一命,却意外地来到了数千年前的异界,参与了一场恐怖的战争,险些滞留于此,成为数千年前的孤魂野鬼。

  每当想起这些坎坷的经历,云燕总是很悲愤,很沮丧,为什么报仇之事如此不顺利呀?十几年来的心愿何时才能完成呀?

  张云燕想到为义父林海龙报仇之事,又哀叹不已。

  她几次去冯家宝的老巢都扑了空,不知道仇人去哪里了,也无处打听,至今也不知道仇人下落。

  这血海深仇迟迟难报,她很悲愤,很焦急,又很无奈。

  云燕没有灰心丧气,也不能灰心丧气,哪怕付出毕生的精力,也必须完成这些使命。

  她还是要回到家乡宰杀阎小鹏,还要继续寻找仇人冯家宝,尽快实现这些已久的誓愿,也好安慰亲人们的亡灵。

  张云燕看到那些失去了往日活泼欢乐的孩子们,连声叹息。

  一个稚嫩的身影随即闪现于脑海,眼睛湿润了,又流下泪水。她哀叹不止,不知道可怜的铁蛋是否危险,是否已经被黑煞星杀害。

  云燕身在异界,没有能力保护铁蛋,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,可怜的孩子性命难保了。

  她似乎听到了铁蛋的哭喊声,看到了孩子恐惧的神情,深感痛苦,有些绝望了。

  不管怎样,她都不会放弃,现在也没有别的渴求,救出孩子是最大的心愿,是首要之事,要尽最大地努力营救铁蛋。

  忽然,喊叫声传来,就在不远处。张云燕抬头看去,前边围着一些人,喊叫声就在那里。

  她扫视一下周围的废墟,不由得秀眉微皱,心生不满。战争才刚过去,残局还没有收拾,却依然不能平静,实在可悲。

  她叹息一声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加快脚步过去察看。

  这里果然有人打架,两个年轻的男子正在殴打一人。

  被打之人也是一个年轻男子,已经倒在地上,蜷身抱头在苦苦地哀求。

  旁边还有一位年轻男子在怒视训斥。看上去,两个打人者是他的随从。

  那位怒斥的男子有二十左右岁,装束打扮很不一般,还有随从侍候,是个有钱有势的阔少爷。

  这位少爷长得很英俊,身材修长胖瘦得体,无论相貌还是身形,都无可挑剔,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。

  想不到,在数千年前的异界国度里,还有如此俊美的男子,令人瞩目,为之赞叹。

  张云燕看着打斗双方,不知为何,心生不满。她见不得穷苦人被欺侮,尽管是在异界,也不允许恶徒逞凶。

  她狠狠地瞪了阔少爷一眼,暗暗地骂道:“哼,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东西,令人厌恶。臭小子,你不就是一个吃喝嫖赌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嘛,有什么可张狂的,白长了一副好面孔,实在可恨。”

  云燕不能让这个仗势欺人的家伙肆意行凶,立刻分开人群,一声喊喝走过去。她趁打人者停手之时,把被打男子搀扶起来。

  围观的人们都愣住了,一个个神情诧异,忧虑不安。他们没有想到,这个陌生的年轻女子如此胆大包天,竟敢横加干预,也在为她担心。

  张云燕怒视着两个打人者,以及在旁边指手画脚的阔少爷,毫无顾忌,对这种横行霸道的纨绔子弟更是不屑,嗤之以鼻。

  她厉声呵斥:“战争刚过去,百姓们饱受惊吓,苦不堪言,你们却毫无同情心,竟敢在此欺人,实在可恨!天月国还有没有王法?难道一国都城,就任由你们这些有钱有势的人肆意行凶不成?”

  那位阔少爷看着张云燕,有些意外,也对她无比的艳丽和凛然的气质动容。

  他很生气,瞪着横加阻拦的云燕,怒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,竟敢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斥我,难道也想找不自在吗?”

  这位少爷满脸怒气,却没有遮住俊美的面容,威严中透出了诱人的魅力。

  张云燕见这位阔少爷非但不听劝阻,还敢威胁自己,更觉气愤。她暗自发狠,这家伙如果不收敛,还敢行凶欺人,决不放过。

  那两个随从已经退到阔少爷身边,等待主子发话。

  云燕瞪着不齿之人,心里骂道:“真是有娘养无娘教的家伙,仰仗自己有钱有势,就敢无视别人的死活,在大庭广众之下肆意而为,欺侮一个可怜的穷苦百姓,太可恨啦!”

  那位阔少爷并不相让,也在怒视大胆的女子,毫无顾忌。

  张云燕忍了忍心中的怒气,说道:“少爷,我劝你要认错自省,向被打之人道歉,免得生出是非来。”

  那位阔少爷怒目圆睁,哼了一声:“姑娘,我倒要奉劝你不要多管闲事,免得生出是非来。”

  张云燕见阔少爷毫不退让,还如此蛮横,更加来气,决心过问到底,让这家伙尝一尝欺人的苦头。

  她冷冷地哼了一声:“你如此霸道,可见是个不遵守法纪的人。天月国应该有个法度吧,贫富贵贱都是有生命的人,有钱有势也不能视穷苦人性命为草芥,不能随意欺人。你如此殴打一个穷苦人,不觉得愧对国家,愧对百姓吗?”

  那位阔少爷来了气,怒道:“贫富不是好坏之分,休要胡说八道。念你是个女子,不想让你过于难堪,要是识时务,就快离开这里吧,否则真要生出是非来。”

  张云燕见这家伙还在对抗,并不收敛霸道的行为,不由得秀眼圆睁哼了一声,既愤怒又不屑。

  她厉声呵斥:“这里是都城,是王室所在地,你们如此放肆,也太嚣张了。不管这里有没有王法,也不管你是何许人,既然被我见到,就休想肆意横行!”

  那位少爷更来气了,面容冷峻,狠狠地瞪着云燕。

  他怒道:“姑娘,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呀,难道还想在此逞凶不成?你是哪里来的,听话语不像是天月国的人。奉劝你要识时务,既然来到这里,就要自我约束一些,这里不是你的一亩三分地。你要是执意逞强撒野,决没有好果子吃!”

  他满脸都是怒意,目光闪动着凛然之气,令人侧目。怒容中,依旧难掩原有的魅力,冷峻的神情透露出了本质的美。

  一场打斗已无法避免,气氛紧张,忧虑不安,不知道有无死伤,会如何收场。

  张云燕怒气难消,轻蔑地看着阔少爷:“我倒要劝你识相一些,别看这里是你的一亩三分地,本姑娘并不畏惧。这恶果还难说谁会吞下去。”

  少爷皱起眉头,告诫道:“好男不与女斗,小爷不想和你动手,奉劝你还是收敛一些为好,不要太张狂。若不听劝,再敢横加干预,小爷可就顾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  张云燕哼了一声,俊美的脸上有了怒容。她见这家伙自称“小爷”,更加来气,暗暗地骂一句。这恶徒不就是仗着有几个臭钱,有个有权有势的家庭,才如此霸道嘛。

  她冷笑一声,怒意中有些不屑:“小子,你既然要一味逞强,姑奶奶就让你知道逞凶的下场!”

  张云燕毫不相让,也以姑奶奶自居,决意惩罚这个肆意而为的家伙,决不让他肆意欺人,祸害百姓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