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六六二章 死里逃生

  杨宏霞遭遇崔大鹏,眼睁睁要被欺凌,吓得不停地哭泣喊叫,在奋力地挣扎,盼望能有人来营救,盼望能脱身逃走。

  崔大鹏并不理睬,依旧我行我素,把宏霞按在树下便解脱衣裙。

  杨宏霞无力挣脱,一直在哭泣喊叫。

  崔大鹏急于占有心爱的美女,毫无顾忌,罪恶的双手依旧在肆意而行。

  他脸上满是淫容,淫容里露出了凶相,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哭喊也没有用,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想得到的就一定要弄到手,还不如顺顺当当地和我玩耍。今后,有两个男人陪伴你,也是你的福气。”他急不可耐,还在撕扯。

  突然,崔大鹏重重地挨了一拳,接着被掀翻在地。他扭头一看,没想到是杨宏清,急忙爬起来。他瞪起眼睛骂道:“混蛋,你敢打我,岂能饶你,你等着,我不但要收拾你,宏霞也要归我所有!”

  杨宏清怒火中烧,无所顾忌,冲过去又是拳打脚踢。

  他武艺不俗,把这家伙打得又喊又叫到处奔逃。杨宏清依旧不放过,要把这家伙收拾得服服帖帖,免得日后再敢撒野。

  崔大鹏跑到河边的时候,一不留神掉进河里。

  杨宏清守在岸边,让他答应不再纠缠宏霞,今日之事就此了结,才能罢手。

  哪知,这家伙依仗有钱有势,还是不住地叫骂。

  宏清怒不可遏,纵身而起跳进水里,和他厮打起来。

  杨宏清有一身好水性,崔大鹏却是一个旱鸭子,几下便被按在河水里动不了了。宏清想教训一下就算了,等崔大鹏不再挣扎的时候,拉起来一看,已经没有气了。

  兄妹俩见崔大鹏已死,吓得六神无主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过了一会儿,杨宏清的心情稳定一些,一不做二不休,又把崔大鹏扔进河里漂流而去。

  他向周围巡视一番,静悄悄的没有人,也见不到活动的影子,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。他见崔大鹏已经不见踪影,拉起宏霞妹妹急匆匆地离开这里。

  兄妹俩回到家里,怕爹爹为此事着急加重病情,不敢言明。他们以为此事做得人不知鬼不觉,就当没事人似的,依旧在忙碌家里家外的活计。

  几天来,村子里除了崔家寻找少爷外,没有其他事情发生,很平静。

  后来,崔家在外乡河边发现了崔大鹏的尸体,以为是不慎落水而亡,只得埋葬了事。对此,崔家和村里人虽然有些议论,但是不知道因由无法查究,此事渐渐地平息下来。

  杨宏清兄妹俩随之放心了,依旧在为成亲之事忙碌。

  几天后,一个晴天霹雳突然炸响,击得杨宏清兄妹俩魂飞魄散,原来那天淹死崔大鹏的事情被人看见了。

  这还要从杨宏霞说起。一天,宏霞到村外捡拾枯枝作烧柴,在树林里遇到了同村的二驴子。

  此人是个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家伙,对杨宏霞早已垂涎三尺,总想寻找机会接近美女,占点儿便宜,可是思念的美女总是躲着他。

  今天,二驴子偶遇杨宏霞,很兴奋,立刻迎上来。他嬉皮笑脸地说:“妹妹,我早就想见一见你,今天正好巧遇,太好了。你是咱村里的一朵花,人见人爱,哥哥也思念不已。好妹妹,就成全哥哥的心意,咱们在这里玩耍一回吧。”

  说着,他动手动脚要和宏霞亲近嬉戏,宏霞很生气,抬手打他一个嘴巴,秀眼圆睁厉声呵斥。

  二驴子来了气,威胁道:“哼,你别不识抬举,今天要是不答应,我就去崔家告发杨宏清杀人之事,让他以命抵命!”

  杨宏霞大吃一惊,吓得身子颤抖软弱无力。她强打精神,说道:“你……胡说!”

  “哼,你们别以为淹死崔大鹏的事情无人知晓,那天我正路过那里,看得一清二楚。”他得意地说,“你要是答应和我玩耍,今后就不再提起此事,你兄妹二人可相安无事。否则,我就去崔家告发你们,后果如何你自然知道。”

  杨宏霞被惊呆了,二驴子见状既高兴又得意,扑过去把她抱住,一边亲吻一边爱抚。

  他很兴奋,说道:“妹妹,你真迷人呀,我想得你都茶饭不思了,总是在梦中和你相会。现在,我终于得到你了,太高兴了,要好好地和你玩耍一回。”

  “放开我!快放开我!”宏霞一边扭打一边喊叫。

  “喊什么呀,为了救你哥哥,和我玩耍还不值吗?难道你真想让他死吗?”他见杨宏霞吓得不再挣扎,更觉得意,抱起心爱的美女向树林奔去。

  他威胁道:“今后,你要是能时常去我家里睡一觉,就不再提那件事情,崔家也不会知晓,你们照常过日子。妹妹,这可关乎到你哥哥的性命,孰轻孰重你自然明白。你尽管放心,你我之间的事情是不会让别人知道的,杨宏清也不会知晓。”

  杨宏霞既害怕暴发祸事,又害怕被这家伙欺侮,一时不知所措。她被二驴子肆意而为,立刻惊醒,在极力地挣扎呼喊。

  二驴子兽性大发,一心要得到思念的美女,进入树林便动起手来。

  杨宏霞没有能力和他厮打,在绝望地哭泣喊叫,极力地护着自己。

  二驴子既粗野又狂暴,欲望难耐,在撕扯衣裙……

  “二驴子,你小子竟敢害人,我打死你!”突然,有人大声喊叫跑过来。

  二驴子吃了一惊,扭头一看,见是村里爱抱打不平的李老汉,正举着锄头奔过来,急忙起身。

  “真倒霉,这个老家伙怎么来了,唉,好事难成呀。”他狠狠地瞪着李老汉,骂道,“老家伙,你不得好死!”他知道李老汉不会放过自己,无奈地叹了口气,转身跑走了。

  杨宏霞十分感激李老汉相救,扑到他怀里失声痛哭。

  回到家里,杨宏霞本想把此事告诉哥哥,尽快想个应对之法,可是宏清去外村朋友家里没有回来,对病重的爹爹不敢提起,急得坐立不安。

  傍晚,杨宏清终于回来了,听了宏霞妹妹地述说,十分震惊,一时也没有应对之策。

  他二人正在商量如

  何处置,忽然有几个人进到屋里,兄妹俩吓得目瞪口呆。

  原来,二驴子见杨宏霞不答应,一气之下去崔家告发。崔老爷十分震怒,命人去县衙告状,带领衙役们前来杨家抓人。

  杨宏清知道此去必死,只得把病重的父亲以及这个家托付给宏霞妹妹。

  杨老汉突然得知此事,见儿子惹此大祸被官府抓走,悲痛欲绝。

  杨宏霞痛哭不止,家中遭此大难,只能独自支撑下去,尽管悲痛焦虑,也要尽力安慰病重的父亲。

  在县衙大堂上,杨宏清如实地讲述了崔大鹏欲强奸宏霞之事,以及误落河中溺死的经过,为自己辩解。

  他哪知道,知县已经得了崔家贿赂的银两,并不理睬他的辩解,被屈打成招,又派衙役押解罪犯去河边勘验取证。

  在崔家家人带领下,两名衙役押解杨宏清来到河边,一边询问一边勘查。

  突然,杨宏清趁人不备跳入河中,很快不见踪影。

  衙役们慌了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崔家人看着河水不知所措,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他们沿河寻找很久,没有发现犯人的踪迹,只好各自回去禀报交差。

  杨宏清意外投河,是生是死呀?

  他水性极好,进入河里便如鱼得水,迅速潜入浓密的水草里躲避起来,伺机悄悄地向远处游去,终于死里逃生。

  杨宏清双手被捆绑,又有衙役看押,怎能如此轻易地逃走呢?

  原来,有人在暗中下手帮了他,此人就是衙役杨连虎。

  说起杨连虎,他和杨宏清的关系很不一般,是过命之交的结义兄弟。说到他二人相识相交的经历,也很偶然,是因为一件突发之事引起的。

  杨连虎在一次追捕逃犯的时候不幸落水。他不识水性,眼看就要溺水而亡,多亏路过的杨宏清把他救上来。

  杨连虎十分感激救命恩人,和他结拜为友,二人又是同姓,交往密切如同亲兄弟一样。

  这次,杨宏清落难,杨连虎十分焦急,又没有办法帮助好友脱难,不时地唉声叹气。后来,他见要押解宏清外出勘验,便主动前往,想寻机解救。

  这是无利可图的苦差事,没有人愿意干,杨连虎和杨宏清交往时日不长,没有人知道二人的密切关系,这件苦差事便交给他。

  杨连虎来到河边,在独自看押杨宏清的时候,悄悄地给他解开绑绳,然后缠住双手让宏清握住,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。

  他暗暗地嘱咐杨宏清,尽快寻机跳河逃生,今后决不能在此地露面,远离本县逃往外地,不要再回来了。

  就在他们勘验之时,杨宏清纵身跳入河中,终于逃得性命。

  杨连虎和另一个衙役回到县衙,被知县训斥一顿,因办案不力被打了二十大板。他虽然受伤疼痛,但是心里无比畅快,祝愿杨宏清能从此脱险。

  知县立即发布缉拿杨宏清的告示,银子已经到手,能否抓到凶犯已不重要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