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一〇六章 月下飞影

  张云燕一直盼望能遇到高人拜师学艺,能修得一身好功夫,渴望自小以来的心愿能够实现。

  这个美好的梦她已经做了十几年,至今也没有如愿,想起来就很苦闷,很沮丧。

  沮丧也好,苦闷也罢,云燕并没有放弃这个美梦,还要继续做下去,直至实现的那一天,或者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美梦虽好,但不知能否成真。对此,张云燕不知道,此时也没有人知道,但愿不要冷了少女的心。

  这里的山不高,很贫瘠,树木有高有矮,稀疏散落,看上去虽不光秃,却没有生气。山间,河水蜿蜒,清澈平缓,静静地向远处流去。

  夜幕已经落下来,星星们躲过云彩在不停地眨着眼睛。一弯残月悄悄地拨开云纱,露出了洁白的面容,正俯视大地上的芸芸众生。

  大地上,漆黑一片,寂静无声,令人惴惴不安心神难宁。

  河边,有一个村庄,看上去很大,其实房屋稀疏住户不多,散落在树影中。

  村子里,大概有几十户人家,房屋低矮破旧,一看就是一些贫困户。村里人大多是阎姓,故称阎家庄。

  夜幕下,村子里漆黑一片,灯光星星点点,如同萤火虫一样微弱昏暗。人们或已入睡,或为省点儿灯油钱,把自己和忧愁埋在黑暗间。

  夜空下,阴沉寂静,静得令人眉锁寒战。

  狗儿们心有不甘,时而把叫声塞进黑暗。它们不甘于沉沦,要和黑暗抗争,在极力地表白,愤怒地呼喊。

  村西是无精打采的山,山下不远处有一座庞大的宅院。

  一条小河从大宅院里流过,河水清澈,蜿蜒而去。

  这座大宅院有些不凡,要好于背后那些待死不活的山,远胜过前边的穷村落。庞大的宅院里绿意浓浓,周围也是树竹成林,显现出了豪华的气派。

  大宅院里,房屋高大宽敞,样式漂亮,大多为四合院,还有几座二层小楼,各具特色,十分别致。

  偌大的宅院里,有小桥流水,亭台楼阁,令人赏心悦目。

  庭院间,花草树木多种多样,翠竹吐绿,树木成荫,花团锦簇,清香四溢,引来蜂飞蝶舞,另是一番天地。

  不用说,这座宅院的主人绝非寻常,十分富裕,是少有的显贵望族。

  夜色漆黑,大宅院里到处灯火高悬。一座座院落、一处处房屋,都是亮光闪闪,不时地传出欢声笑语,显露着难耐的活力。

  忽然,一个黑影翻墙而入,身形矫健,动作敏捷,犹如灵猫一般钻入树丛下。

  那个人手握钢刀四下巡视,十分警惕,不放过任何动静。

  那人看了一会儿,又飞快地向旁边的小树林奔去。

  原来,此人是张云燕。她潜入这座大宅院里,要宰杀仇人阎小鹏,为死去的爹娘报仇雪恨。

  整个宅院完全被夜幕遮掩,尽管有灯火照明,在树下,房屋旁,也都昏昏暗暗看不清楚。除了虫鸣声,以及屋里钻出来的说笑声,偌大的宅院阴暗沉静。

  突然,一个黑影自空而降,悄无声息地飘落在张云燕近前。

  云燕吃了一惊,急忙收步观看,既紧张又生疑,盯着来者没有动。

  这个人怎么会从天而降呀,难道是可怕的精灵,是吃人的妖怪?

  那个飞来者身着黑衣,挡住去路,面对张云燕怒目而视,看样子准备出手。

  在幽幽的夜色中,张云燕看不清楚飞来者的面容,只能知其大概。

  此人长得不高不矮身材适中,尽管显得瘦弱一些,却不乏威严。

  其身手敏捷,轻灵如燕,飞身而来没有一点儿兆头,落在地上没有一丝声音,只带起些许微风,本领之高可想而知,难怪没有被发现。

  他头扎方巾,一身短衣打扮,夜行衣紧裹其身,干净利落。

  在星光月影下,那双眼睛亮而有神,明眸里闪动着警惕和愤怒的神情,令人心惊。

  那张面容有些冷漠,被幽幽的夜色敷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,看上去如同黑夜里的雪花,洁白阴冷,谁见了都会心生寒颤。

  面对飞来者,张云燕没有畏惧,紧握飞龙神刀怒目而视。她一心要为爹娘报仇,完成十几年来的夙愿,哪管来者是何许人。

  云燕两眼闪动着愤怒的目光,冷冷地喝问:“你是什么人,要干什么,拦挡于我想找死吗?”

  “哼,口气倒不小,找死的是你!”

  对方更是不屑,冷冷地哼了一声,目光炯炯盯住不放。

  张云燕不由得一愣,深感意外,听声音是个女子。

  她很吃惊,这女子看上去年龄不大,怎么会自天而降呀?

  这女子如此年轻,竟然修成了飞行的本领,其功夫之高深无法想象。看来,她决非人类,一定是禽兽修成的精灵,是吃人的妖怪。

  张云燕认定这家伙是妖怪无疑,很可能是个狐狸精。她面对本领不凡的女妖,立刻紧张起来,畏惧之心在快速地跳动。

  云燕真是倒霉,正在报仇之时,怎么又遭遇了妖怪呀?

  上次回乡报仇,她遭遇了黑煞星和白色妖龙,险些送命。

  这次,她出师又不顺利,还没有见到仇人阎小鹏就遭遇了女妖,不但报仇的誓愿很难完成,还面临九死一生的险情,恐怕在劫难逃了。

  张云燕尽管很紧张,也有了惧意,却没有退缩,在复仇的意志激励下,无论如何也要宰杀不共戴天的仇人,决不让阎小鹏再活于世上。

  飞来者怒目而视,没有理睬云燕的询问,反问道:“丫头,我倒要问你,到底要干什么?”

  张云燕两眼圆睁,流露着愤怒的神情,仇恨的情绪充满了身心,为了尽快宰杀阎小鹏,哪管拦挡者是男是女,是人还是妖,都绝不留情。

  她话语坚定,掷地有声:“姑奶奶要杀人,拦我者必死!”

  云燕怒容满面,仇恨满胸,驱散了心中的惧意,没有了紧张之情,横下心来和妖怪一决雌雄。

  对方毫不示弱,怒目回应:“姑奶奶也要杀人,拦挡者必亡!”

  张云燕已今非昔比,不但有飞龙神刀相助,还内外力气大增,武艺也有了长足地进步,因此有了底气。她尽管面对的是个女妖,也没有畏惧。

  她一声冷笑,撇了撇嘴:“你真是活腻了,竟然铁了心要和我作对,姑奶奶可要大开杀戒了,拿命来吧!”

  云燕急于要去报仇,害怕拖下去会惊动大宅院里的人,让阎小鹏有所防备。她必须尽快除掉这个妖孽,立刻挥刀冲过去。

  女妖见张云燕杀过来,秀目圆睁,抽出佩剑迎击对手。

  这把剑刚出鞘就令人一震。

  只见,剑身将近三尺,不足一寸宽,好像一把放大的扁平钢锥与众不同。剑身就像那女子的脸一样,阴冷雪白,寒光闪闪,月光也要退让三分。

  看样子,这不是一把寻常之剑。

  眨眼间,刀剑的击打声连续不断,刺破了沉静的夜空,惊得树木呆立凝视,吓得虫儿躲避噤声。

  她二人虽然没有见过面,却如仇敌一样杀红了眼,你砍我杀分毫不让,打得难解难分,令人心惊。

  张云燕越战越勇,如同猛虎一般,似乎有着使不完的力气。

  她一个进步飞刀直取对手前胸,女妖急挥宝剑挡开来刀,随即使出黑风雁展翅砍杀过去。

  张云燕不敢怠慢,闪身躲过,顺势蜻蜓点水连劈几刀。

  那女子怀抱琵琶退步拨打,又施展凤鸣九天奋力反击。

  张云燕急忙退步挡拆,又抡刀砍去……

  就这样,二人互不相让,打得不可开交。

  十几个回合过去,张云燕逐渐占了上风,心里更有底了,看来女妖修行浅薄,不足为惧,已胜券在握了。

  她多亏在家乡的玉龙湖里增强了内外力气,而且反应机敏动作神速,否则难敌对手。

  云燕信心更足了,出手也更加凶猛,恨不得立刻杀了女妖,尽快去找阎小鹏报仇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:“妹妹,你闪开,把这个狂妄的小女子交给我啦!”

  那个女妖闻言,急忙纵身跳到一旁。

  张云燕也吃了一惊,扭头看去,旁边的树下出现一人,听声音是个男子。

  女妖有了帮手,云燕又紧张起来,此人敢言相帮,本事不会在女妖之下,形势不妙呀。

  面对一男一女两个妖怪,张云燕身心紧绷有了惧意,依旧不想逃避,一心要打败对手去宰杀阎小鹏。

  那个女妖看了看来者,有些意外:“哥哥,原来是你呀,想不到会在这里和你相遇。”

  那男子应道:“妹妹,我也是刚来,听到了击打声便过来看一看,才知道是你在和她厮杀。你闪开,我来收拾这家伙!”

  “何劳哥哥动手,我必杀她!”那女妖一声冷笑,恶狠狠地瞪着云燕,骂道,“臭丫头,姑奶奶若不拿出真功夫,你就不知道我是何许人。好,我这就让你尝一尝‘幻云剑法’的厉害!”

  说罢,她纵身跳到一旁,暗运内气,挥剑直指张云燕。

  只见,剑锋闪烁,射出了洁白的光芒,瞬间逼退了月光,随着裂空的呼啸声,云生雾涌,寒气逼人。雾气翻腾犹如白龙,直取对手,气势之强盛,速度之快捷,令人震惊。

  张云燕见她施展妖法,大吃一惊,既没有能力抵御,也无处逃避,眨眼间就被妖气打得飞了出去,“咚!”地一声撞在一棵大树上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