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侠女来袭:本王妃你不可

第六九二章 铲平山寨(二更)

  张云燕意外得知此地有山贼,还抓去一个女子,决心铲除祸患,营救被抓之人。

  她对山贼一无所知,很想了解贼人底细,问道:“大哥,那些山贼有多少人?可知道头领是何人?”

  “我不知道头领是谁,对山寨的情况也不了解,听说有二十几个人,一直在此行凶作恶。”那个人摇头叹息,“多好的一个女子呀,落在那些家伙手里不能有好了,唉,可怜呀!”

  “哼,强盗,自作孽,不可活,我这就去把他们除掉,救出被抓女子。”

  那个人吓了一跳,急忙劝阻:“不行,山贼人多,又十分厉害,你孤身一人,还是女子,千万不要招惹他们。否则,你不但救不了人,还会把自己搭上。”

  张云燕没有把这伙山贼放在眼里,意外得到徐彩云的下落,既高兴又担心,害怕那个女子被山贼伤害,谢过之后便飞身而去。

  那个人见张云燕腾空而去,转眼不见踪影,惊得目瞪口呆。他心里有了希望,但愿这位神仙一般的女子能铲除那些害人精,让百姓们过上安稳的日子。

  张云燕来到那座山顶上,果然看见几栋房屋,不时传出了说笑声。她向前靠了靠,见一座大房子里聚着十几个人,又吃又喝,又说又笑,必是山贼。

  云燕四下里看了看,见没有人走动,抽出飞龙神刀顺着檐下走过去,忽然一阵眩晕便不醒人事了。

  原来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有贼人发现了她,拿起木棒悄悄地跟过来。张云燕心中气愤走了神,等察觉到有危险袭来,为时已晚,被那个人一棒打昏在地。

  这位神勇的女侠,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,自己会落得如此结果,真是大意失荆州呀。

  屋里的人听到喊声,跑出来把张云燕捆绑起来,然后带进去。

  提起这些贼人,此地百姓没有不恨的。这些家伙穷凶极恶,肆无忌惮,杀人抢劫,无恶不作,百姓们惶惶不可终日,都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张云燕被这些凶残的家伙抓住,不会有好了,即使一时死不了,也会被无情地欺凌。

  云燕被拖到屋子里,被一盆冷水激醒。

  那个头领看看她,喝道:“丫头,你鬼鬼祟祟,一看就不是好东西,到我山寨来要干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是来入伙的。”张云燕感到头昏脑胀十分疼痛,见自己已被捆绑,只好骗过一时再寻机动手。

  在数千年前,云燕就假说入伙骗过了九天神鹰一伙妖怪,对此有了印象,便顺口说出来,希望也能骗过山贼。

  “胡说,你既然要入伙,为什么偷偷摸摸的?一定是来者不善,快说,是谁让你前来探路的,你们要干什么,都从实招来!”

  “我的确是来入伙的,因为初来乍到,对这里人生地不熟,故而不敢贸然闯入。”

  另一个人说道:“寨主,一听她就是外地人,说的可能是实话。这个丫头带着兵器,看来会两下子,

  不如收下她,也好壮大山威呀。再说,咱们这里都是男人,要是能收下她,也能让弟兄们活跃起来,省得死气沉沉的。你们看,她多漂亮呀,看一眼都令人心醉。”

  “你说的不无道理,不过现在还不行,咱们摸不清她的底细,哪能随便收留。她如果真是奸细,会给山寨带来危险,不能不谨慎一些。”寨主想了想,说道,“这样吧,先把她关入水牢,过几天摸清她的来路后,再收留也不迟。”

  “要是关上几天,她还不饿死了。”

  寨主笑了:“不能让这么年轻漂亮的美女饿死,每天给她送一些食物,为了山寨的安全,让她先受几天罪吧。”

  张云燕已经身不由己,被贼人们关入水牢里。

  水牢是一个天然的大水坑,里面积满了雨水。强盗们占据此山后,便在这里用石头建起一间房子,无门无窗,只在房盖上开了一个天窗,平时是锁起来的。屋顶上有一间小房子,有人看管。

  张云燕四下巡视,黑得难以看清楚,双腿被捆绑无法走动,只得一边跳一边探查。

  这里面的水已经没过胸,屋顶离水面有一丈多高。天窗被盖好锁住,水牢里没有一点儿光亮,漆黑一团。山贼们用这个水牢关押人质索取钱财,或用来折磨杀害作对之人。

  事情紧急,云燕不能耽搁,必须尽快铲除山贼救出徐彩云,立刻呼唤飞龙神刀,哪知宝刀没有出现。她愣了一下,又接连呼唤,还是不见黑白飞龙神刀。

  黑暗中,张云燕四下看着,尽管什么都看不见,那双眼睛却睁得老大。她很惊疑,此前每次呼唤,宝刀都会闻声而来,今天是怎么啦?难道宝刀被妖法妖物镇住啦?难道山寨头领修炼很深,奇功异法十分厉害,已经把宝刀控制住啦?

  云燕叹了口气,只能如此,飞龙神刀无法呼唤回来,必是被山贼控制,否则对主人地呼唤不会不理不睬。

  张云燕双手被反绑,双腿无法走动,宝刀也失去了,很焦急,也很沮丧。她没有自甘暴弃,仍在急切地想主意,在密不透风的水牢里,又有什么办法可想呀?

  云燕如同囚龙困虎一样难有作为,十分无奈。她想到徐彩云正处于危险中,还有生死不明的铁蛋,既焦虑又愤怒,不时地大喊大叫,以发泄愤怒和焦虑的情绪。

  忽然,天窗被打开。一个家伙探头喝道:“你这个死囚喊什么呀,也不让老子休息,要是惹得老子生气,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  张云燕很想趁机跳上去,犹豫一下没有动,自己被捆绑不便施展,很可能会失手。再说,这家伙要是喊叫起来,必会惊动那些山贼,后果更可怕。

  她灵机一动有了主意,说道:“这位大哥,我已是将死之人,也没有什么可求的了,所带银两留着也没有用,就把这些银子送给你吧。我想请大哥弄点儿酒菜,死之前让我能吃好喝好,好歹做个饱死鬼吧。”

  那家伙听说有银子,既意外又高兴,急忙问

  道:“你有多少银子?”

  “有二十多两银子,都送给大哥,只求为我弄些酒菜即可。”

  那个人很意外,也很惊喜,想不到还能发一笔横财。他满脸都是笑容,说道:“好,快把银子交给我,也好给你弄些吃喝来。”

  “我被捆绑,如何给你呀?”

  银子真不少,那家伙心喜手痒,却没有办法取来,有些着急。

  张云燕说道:“大哥,你下来给我解开绳子,我也好把银子拿给你呀。”

  “不行,没有寨主发话,我哪敢呀。”他想了想,总算有了主意,嘿嘿一笑,说道,“你等着,我这就下去。”说完,他取来一把钢刀,放下一根绳索进入水牢。

  他来到张云燕面前,冷笑一声,说道:“姑娘,对不住你了,反正活不了了,迟早都是死,时间长了又饿又累,又愁又恨,多难受呀。哥哥给你来个痛快吧,省得活受罪。”说着,他举刀就要砍杀。

  张云燕别看手和腿被绑住,身体却十分灵活,纵身而起双脚一蹬把刀踢掉,这家伙也被踢翻在水里。贼人挣扎着想爬起来,云燕哪能容他活下去,双腿接连把他踢倒,后来干脆坐到身上把他压在水底。那家伙挣扎一会儿就不动了。

  张云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然后反身把刀抓在手里,又一跃而起从天窗跳出来,随即反手把它盖好。

  屋子里很安静,张云燕见里面没有人,放下心来。她把刀夹在门缝里,背靠刀刃双手上下滑动,很快把绳子割断,立刻感到无比轻松。

  她巡视一下,见桌子上有吃有喝,便坐下来饱餐一顿,之后悄悄地离去。

  张云燕闯进那间大房子里,对贼人们下了狠手。砍杀声,哼叫声,惊动了群贼,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抗便丢了性命。很快,寨主等人被杀了七八个,其余的一哄而散。

  忽然,云燕听到了铮铮的响声,既熟悉又亲切,循声看去,异常惊喜,发现两把飞龙神刀摆放在一张桌子上,急忙跳过去收好。

  张云燕很兴奋,翻来覆去地看着两把宝刀,没有丝毫损坏,也没有被妖法控制,又疑惑不解。她看着两把宝刀,看看死去的山贼头领,似乎有些明白了,束缚宝刀的妖法可能是随同施法之人死去便解除了。

  至于,这样的猜测对与否,是不是还有其它原因,云燕一时也说不清楚。不管怎样,黑白飞龙神刀已经收回来,痛苦的心灵也得到抚慰,这就够了,何必再管是什么原因呢。

  张云燕没有罢手,立刻起身去追杀逃跑的贼人,先后结果了几个。其余的几个贼人已逃得不见踪影。

  云燕惦记被抓的徐彩云,急忙寻救,找了几处都不见人影,十分焦虑,不知道有没有被山贼杀害。

  焦急之时,张云燕终于在一间屋子里见到了被绑女子,既意外又惊喜,立刻过去为她解绑绳。云燕希望此女子就是无处寻找的徐彩云,也好让徐家亲人团聚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